居然让全片的中国人都讲英语,贝纳尔多·贝托鲁

今年是《末代皇帝》上映30周年,但凡是这类经典,每逢特殊日子总会被拿出来回味一下的,但是回想起笔者第一次看《末代皇帝》的时候,情形却不甚美好。

意大利一代名导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发言人表示,贝托鲁奇周一因患癌,在罗马家中离世,终年77岁。

今年——2016年,恰逢《末代皇帝》上映30周年。

居然让全片的中国人都讲英语,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的电影《末代皇帝》在意大利公映。部分西方人拍电影有一个自大的习惯,即无论讲什么故事,主人公都讲英语,即便是法国导演吕克贝松的《圣女贞德》,法国出品、法国导演,法国故事,可惜一众法国贵族却依旧操着英语,当然一来对于中国人来说法语、英语毕竟相近,二来此片本身乏善可陈,因此对于本片的英语对白笔者也就一笑置之。但既然贝托鲁奇获得千载难逢的机遇,千里迢迢的跑来中国拍摄《末代皇帝》,居然让全片的中国人都讲英语,这就实在说不过去了,想当年他拍摄《1900》的时候,不惜动用配音演员也要让不善意大利语的罗伯特德尼罗在片中讲意大利语,何故到了中国竟做出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做法?

贝托鲁奇是意大利最具影响力的导演之一,1941年于东北部城市帕尔马出世,曾执导着名情色电影《巴黎最后探戈》。2011年在法国康城电影节中获颁终身成就奖。

迄今为止,这部电影仍然是连接中国与世界电影的重要焊点。

有一个可能是因为贝托鲁奇和编剧都是外国人,使用中文编剧本实在太难,那么为什么不直接让所有角色都讲意大利语?因此也就让这个说法不太站得稳脚跟。那么或许真正的原因就是笔者最讨厌的原因了:本片主要面对的是西方主流观众与媒体,英语还是最好的公关语言。但是这种妥协既暴露了贝托鲁奇的妥协,也让电影本身丧失了应有的气度和韵味,试问若《卧虎藏龙》中人物都讲英语的话,不知观众会有何反应?

他上世纪80年代执导的电影《末代皇帝溥仪》,更于1987年一举斩获奥斯卡金像奖9项奖项,分别是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影、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剪辑、最佳原创电影配乐和最佳混音。

它是西方最通行的对中国文化的认知窗口,也是中国影人在西方电影世界寻找自我认知的镜鉴。冯小刚在《大腕》(2001)中安排唐纳德·萨瑟兰饰演的国际大导演泰勒重拍《末代皇帝》,著名编剧芦苇也承认《霸王别姬》(1993)的剧本写作不自觉受到了《末代皇帝》的影响。

操着英文的中国太监已是让笔者感到反感,而贝托鲁奇锱铢必较的窥视态度更是让笔者感到了一丝外来者的侵入,慈禧太后临死前幽静诡秘的深宫图景,少年皇帝无所不用其极的生活细节展现(喝奶、排泄),都让人感觉到对于电影的叙述者来说,清王朝和其代表的“中国人”是一个相当隐秘的存在,一种独立于(西方)人类存在之外生物,或许是笔者过于敏感,总之这种姑且称之为“猎奇”的心态实在让笔者难以接受。

《末代皇帝溥仪》由中国、意大利和英国3国合拍,由尊龙主演,讲述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由即位、复辟至文革的一生历程。这是历来第一部获准于紫禁城内拍摄的西方电影。

1987年10月23日,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的电影《末代皇帝》在意大利公映。它获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就,横扫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和最佳原创配乐,九项提名全中。

一直以来,这两者都被笔者作为论据,将《末代皇帝》视为一部居高临下,异化中国文化的电影,但仔细想来这种想法是很不负责的。首先,贝托鲁奇有权利表达自己对于中国文化的看法,而且从根本看,他的看法并没威胁到一个中国人道德底线,此外笔者个人的不适感也不应该成为否定的此片的最重要论据。此外,随着尊龙饰演的成年溥仪正是出场之后,这种“猎奇”心态的渐渐淡化,故事逐渐从由外向内的偷窥变成了自内向外的遭遇和对抗。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全片的叙述是随着溥仪的回忆而进行的,那么讲述溥仪童年时期那些“猎奇心态”明显的桥段究竟是剧作家对于清廷深闱的看法,还是剧中的溥仪对于自己童年生活的理解?当然更可能的是两者皆有,总之,随着尊龙的表演渐入佳境,全片的厚重感也在恍惚间升起。

其他报道:移民冲击美墨边境 美方施催泪弹驱散 一度关闭口岸

《末代皇帝》由意大利扬科电影公司、英国道奥电影公司、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三家联合摄制,于1986年7月28日正式开机。

阿城说:“贝托鲁奇《末代皇帝》,再怎么用中国人,由语法即是西方电影。”但是难道西方电影就讲不好中国故事了吗?不见得,但如果在观看一部电影前就刻意先把自己划分到某个阵营,作为一名观众来说,就已经输了。而笔者之前对于《末代皇帝》一片的一切反感,大抵来源于此。

其他报道:145条鲸鱼新西兰搁浅近半死亡 余下人道毁灭

而就在此前不久的4月份,文化部颁布了针对影视剧对文物保护的相关规定,指明国际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建筑室内禁止一切拍摄。

其他报道:欧洲研究指职场受欺凌 患心血管病机率高59%

但《末代皇帝》剧组恰好在规定颁布前提交了申请。或许作为意大利知名共产主义者,贝托鲁奇获得当时政府的充分信任。于是这部外国血统的电影,获得了令同行倾慕不已的、在紫禁城内重要场所实景拍摄的特权。

相关字词﹕贝托鲁奇 末代皇帝 尊龙 编辑推介

这成为让人百感交集的中国影史花絮。饰演皇后婉容的女主演陈冲说:"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一个没有游客的故宫里,能听到自己咚咚的脚步声踏在石板上。"

影片中故宫内拍摄的外景场面,宏大开阔。不但引人感慨,也在悄然表意。时光洗旧的城墙远没有横店那一座色彩鲜明,但却是历史确凿的沉默见证。而那些由数码CG创造出的巍峨光影,更无法与之相比。

此后即便有剧组能进入故宫(如《大腕》),也只能在非开放区或一些不重要的宫殿外取景;在太和殿前千人汇聚,甚至因拍摄需要把英女王都拒之门外的豪举,恐怕再也无法复制。

除登基大典一场戏是真正进入太和殿内完成拍摄之外,其余的内景戏份大部分完成于位于北京电影制片厂或意大利的摄影棚内。其中溥仪在伪满政权期间所住公寓的内外景(特别是加冕舞会段落),在长春故宫(现称"长春伪满州国故宫")拍摄,历史上的溥仪1934~1945年间居住在那里,现在已经成为吉林省博物院。而后还有不少拍摄相关题材的影视剧,会去那边取景。

中国方面对拍摄作出了严格的限制,以保证紫禁城的建筑和文物不会受到意外破坏。由于拍摄期间进入片场的审核严苛,即使是庄士敦的饰演者彼得·奥图尔忘带工作证,也同样被拒之门外。

最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幼小溥仪的登基大典,乃真正意义上唯一进入太和殿内部完成拍摄的影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个拍摄要求被提出时,中国政府当然是慎之又慎地对待(俗称金銮殿的太和殿,中国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大殿),历经几个世纪,作为皇权的象征见证历史,不可在保护方面有所疏忽。推车、摇臂和灯光设备会给宫殿带来潜藏的撞击和火灾风险,权衡之后,最终这个段落仅由一名摄影师使用斯坦尼康拍摄完成。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贝托鲁奇说:"但如果我们那天没有去太和殿实拍,影片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专注于建筑规制的朱老难以接受贝托鲁奇的创造。但在这个西方艺术家眼中,叙事和表达显然比一板一眼刻意复现更加重要。

片中的刚被钦点的小溥仪自顾自离开母亲,来到了一个仿若阴间的场所。这个理论上应是慈宁宫的地点竟然烟雾缭绕,数十宫女太监着诡异袍服垂手而立。小溥仪观察着殿内面目狰狞的罗汉像,一路小跑到奄奄一息的慈禧身前,看到旁边的锅里炖着一只仍然没有死透的乌龟。在这样离奇的场景当中,面如白纸的慈禧几乎可以说是突兀地对眼前的孩子展开一段独白,然后仰面死去。

贝托鲁奇故意使用了大量魔幻、诡异、不合逻辑甚至令人不适的氛围,来营造幼小溥仪眼中的这段回忆。华人影星卢燕扮演的慈禧身上这套服装大概有50磅重,因为所有刺绣都由蜡雕刻,然后铸铝,最后再镀金。据说卢燕在完成这场戏后就病倒了。

为了实现奇幻感,摄影用了约 12mm 的广角镜拍摄这个场景,并精心设计布光来表现盘龙柱等等细节。美术指导Ferdinando Scarfiotti在各地不同寺庙中找到两三种元素,整合在这个并不存在的空间之中。影片参考了大量慈禧生前装扮成观世音菩萨的照片,仿照图中侍女的模样为这场戏的群众演员设计服装。

摄影导演维托里奥·斯托拉罗在片中直接使用或者高超模拟自然光,拍摄出故宫古朴庄严的美感和东方韵味,其高超技巧和通过布光、色调所传达出的情绪为电影迷与摄影爱好者津津乐道。

据说《末代皇帝》大部分日戏,都是在Magic Time里面拍摄的。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候,阳光在大气层中的传播距离较白天其他时段长,大气会对阳光进行散射,而红橙光的波长较长,难以被散射,紫、蓝等较短波长较容易被散射,所以日出日落时太阳呈现红色。

斯托拉罗清楚阐明《末代皇帝》当中表情达意的色彩语言并不是观众和影评家的臆想:"我用光来表达溥仪人生的不同阶段。红色是血液的颜色,它作为闪回的开端,随着城门的打开而切入。橙色是温暖的颜色,作为代表家庭和紫禁城的色调。黄色是皇帝的身份象征,也是太阳的颜色。绿色是教师的自行车和帽子的颜色,代表着知识。不过,紫禁城中只有前三种颜色,因为它仅仅是现实的一部分。"

在影片拍摄之前,斯托拉罗会就他的电影摄影方法准备一份书面的方案,详述根据剧本设计的相应的照明风格和色彩框架。就《末代皇帝》这部影片,斯托拉罗说:“核心就是色谱。在把这部电影视觉化的过程中,我努力地用可见光来代表不同的生活。用色谱中的某一种颜色来代表生活中的不同阶段。”

斯托拉罗认为,色彩能够引发情绪的作用是有生理基础的。例如,他列举的一项研究表明,红色能够提高观看者的血压。但斯托拉罗认为他在《末代皇帝》中并没有将色彩用作符号,而是用来描写了一个人不同的人生阶段。“观众并不需要读解颜色,”他坚持说,“无论观众多么聪明或者敏感,他们都会有相应的感受。”斯托拉罗拍摄《末代皇帝》的方法是,用不同的颜色所能引发的感受突出溥仪的人生演变——从一个皇帝,最终变成一个平民百姓。

开场的红色血液引发了一段很长的闪回,溥仪经历了人生的红(出生以及在婚礼之夜再 次出现)、橙(童年)、黄(看到朝拜皇帝的人)、绿(西洋汽车)、蓝(在出租车里)、靛(宫殿)以及紫(放片室)。最后,毛泽东思想“毕业典礼”上的雪将所有颜色结合成了白色。

红色:影片开始在长春火车站,溥仪割腕。象征开始,出生,新生。从这个镜头开始闪回到1908年。

这里很有意思,四面的罗汉有一半是电影道具的雕塑,一半是真人。

橘黄:影片开始在醇王府和多初的紫禁城,象征家。

黄色:象征意识,皇帝,太阳。紫禁城只有前三种颜色因为紫禁城的脱离现实,停滞和不真实性。

绿色: 象征知识。庄士敦的自行车和帽子。

白色:溥仪的皇帝生涯和狱中生活都来到了终点。他已经完成了他的内心旅程,将所有的情感和见闻都汇聚了起来。将所有颜色结合在一起,得到的就是白色。电影的结尾是溥仪奇幻般地重回紫禁城。最后这部分是充满生机的自然主义风格,它涵盖了色谱中的所有颜色。

除了在色谱上的设置,《末代皇帝》的服装设计师james acheson在伦敦的victoria&albert museum以及加拿大等地对所藏服饰的式样,材质等各个方面进行调查。他为本片设计了全部服装,服装材料来自全世界,制作一般在西方和日本完成。令acheson费解的一点是,他找遍中国,都找不到纯正的丝绸,所有的丝绸里面都掺了一定量的现代材料。最后使用的上好丝绸是在伦敦,香港,欧洲等地找到的。

另外由于经费紧缺,所有的服装不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比如慈禧死的时候穿的衣服,重约50磅(45斤左右),因为上面的装饰很多是用蜡黏在衣服上的。

影片艺术指导gianni silverstri的说法就是,这些搭设的内景都非常完整,精致,真实,漂亮,让人仿佛置身其中。

《末代皇帝》最让我深刻的就是尊龙。

说到选角,香港影坛的两个Tony Leung--梁朝伟和梁家辉,都曾成为溥仪一角的候选人。其中,梁朝伟认为自己英语不够出色,谢绝了邀约。而曾经成功饰演溥仪的梁家辉没有接受这个角色,多少是顾及到恩师李翰祥的感受。之前李翰祥试图拍摄《我的前半生》时,却得知版权被意大利人捷足先登。贝托鲁奇无奈之余,并没有忘记对梁家辉演技的良好印象,于是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拍摄《情人》(1992)时,正是贝托鲁奇的推荐,让梁家辉得以出演男主角,走向国际。

《末代皇帝》最终确定的主演尊龙,据说是第一个为溥仪试镜的演员。导演满意于他的表现,但对于直接选定第一个面试的演员还是心存疑虑,没想到围着候选清单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最初。

尊龙是美籍华裔,儿时在香港经受京剧训练,移民美国后以戏剧演员为职业。通过《冰人四万年》(1984)《龙年》(1985)两部电影,他引起了主流电影界的关注,并最终成为了《末代皇帝》的男一号。彼时刚刚30岁出头的他,诠释了溥仪在年龄、身份、状态上跨度巨大的一生。他那张充满东方之神秘,又带着几分清冷的脸,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凭借《末代皇帝》获得殊荣之后,他曾一度成为香港广告片酬最高的明星,但尊龙性格孤傲。"演完《末代皇帝》两岸三地有很多人找我,但他们的戏没有好剧本,我就拒绝了。"辞演《霸王别姬》似乎是很多人为他扼腕的重大失误,尊龙始终表现得毫不后悔。总之他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是偶尔客串些华裔黑帮。最近一次大规模现身似乎是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而这个所谓的第五部也在市场上无声无息地滑过了。这似乎是他自行选择的结果。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居然让全片的中国人都讲英语,贝纳尔多·贝托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