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少女自以为成熟的少女心云顶娱乐官方网站

参加完定向赛,时间还早,就一个人跑去看了电影《七月与安生》。

安妮宝贝是我16岁开始读的,她所钟爱的舒淇海藻般浓密的头发、文青气息的帆布鞋和牛仔裤,还有无法描述的、死命追逐的、漫无边际的空虚和自由,在16岁的那个夏天无声无息的落进了我的臆想中。在我不明事理的年代,和张爱玲一起,安妮宝贝向我的人生撒了虱子,如果更早的年龄就读过亦舒、听过千嬅,或者对某些人事的认识又是另一番景象,大约不会走那么多弯路吧。
十来年过去了,早已经忘了小说中主人翁聒噪的心绪,但所谓竹篮打水,看电影时也能提前猜出角色下一步的选择与挣扎。
安生看到家明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家明了,而家明和七月本就是一样的人,七月所喜欢的安生、与她互补的安生,毫无疑问的,令家明怦然心动。安生没有父母的束缚、没有既定的人生轨迹,对于生活在固化阶层的家明和七月来说,意味着自我、自由、逃避和无限可能。
安生要离开七月,七月的哭泣,除了不舍、除了闺蜜和男友的背叛外,剩余的应该是对安生未来自由生活的艳羡,安生走后,她一字一句的过着流水线的生活,安生带着她的另一面去闯荡世界,替她去看这个世界。
后来,家明离开上海去了北京,遇到了安生,被七月捉奸在门口,七月那时大约是极为挫败的吧,原地等待他回来,却不曾想自己爱了这么多年、呵护了这么多年的男子,心思不仅不在自己身上,还被四处飘荡的偶然一遇的安生给勾住了。
最后,电影用安生毫无来由的哭和七月漂泊的自由幸福,做了结尾。其实,要想让家明和安生相见,大不必要用一本网络小说做引子,大不必小说中一套、实际生活中又一套的,七月漂泊的岁月中,什么能令她在空无一人时反复咀嚼呢,难道不是家明甜蜜的回忆、安生两小无猜的陪伴?倒不如就如生活中一样,去世了罢,或许安生这么写,是对横插闺蜜爱情的歉疚弥补吧。
闺蜜往往是互补的另一个我,而安生和七月本来就是一个人,是一个人的两面:循规蹈矩的七月、无边自由的安生,是家明碗边的一粒米、家明心中的朱砂痣。大约每个七月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安生,每个安生都觊觎着七月的无忧无虑。

安妮早些年的文字,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是很梦幻的东西了,有少女心,还有少女自以为成熟的少女心,写出来的东西就只适合那个觉得自己清醒了但其实还是很懵懂的年纪看。现在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再看小说就会想笑一笑,想说:啊呀,少女哟。
所以还好,电影改编了故事,让它显得不像是少女的心思,而是一个和友谊有关的故事,比文字成熟。
情节多有保留,但也有反转,深析,抛掉了安妮初期的私心,把美好的东西放大了。所以两个女孩子吵架的时候,我们不会发出“啧啧啧,撕逼啊,年轻人哟”的感慨,而是觉得“两个傻孩子……”
或许,曾经安妮宝贝想做七月,所以安排了七月和家明在一起,安生死掉的结局。
而导演呢,他是个男人,是个大人,所以他反转了,他又是个导演,所以他需要情节,就把七月写死了,让安生变的像七月。加深关系,又有情节……可是,可是,我总是希望他不要这样处理。
两个人都像对方一样生活,这样多好啊。
有些俗套,但是很温暖啊。
安生想象中的七月,趴在游轮的栏杆上吹海风,电影配乐是钢琴,七月笑啊,短头发飞起来,那一瞬间我好像找到了我第一次看电影的感觉。
是心被触动的感觉?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
我看的电影不多,书也不多,但是已经能够对很多电影分析情节,猜到结局……所以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被触动的感觉了。为什么七月吹海风的时候被触动了?大概如电影台词那样吧,她如脱笼鸟,飞的自由。
自由是美好的。
一个人的蜕变也美好。
美好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七月与安生》是安妮宝贝的一篇小说,之后排过话剧,现在拍成电影。小说里,七月是大众喜欢的乖乖女,安生是独自与生活厮杀如危险丛林里野兽般的漂泊人,家明是干净的男子。七月、安生、家明,三人感情纠结,七月在老家等家明一个月,安生主动离开,家明辞职回老家完婚,之后安生怀着家明的孩子回到七月与家明身边,难产生下家明的女儿后去世,七月和家明抚养着孩子,取名“安生”。话剧我没看过,电影改编太多。坐我旁边的女孩泪点很低,坐我后面的假男孩腿很不安分。整个影厅里,看过小说的人应该没几个。他们被感动着。可是,这不是我概念里的七月与安生。

关于安妮宝贝的《二三事》:
二三事中的这段话我十年之后我还能背下来:任沿见本就已是世间稀少的珍贵男子之一,温和理性,上进,又落落大方。我大意失落了他,但心里并无悔改。
我喜欢沿见,一度拿这几个关键词做我的择偶标准,我除了喜欢他的美好之外,还喜欢良生大意失落他的懊悔,这便是所谓的爱情本身吧,得不到和已失去本来就是最好的,不是么。
关于两个女主角: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将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很少被赞扬。我心中的安生、其实是二三事中的莲安,那个如烟花般绚烂、在酒吧唱明月几时有的女子,电影看到后面,随着安生年岁渐长,周冬雨过于清纯、无辜的气质,毁坏了我回忆中的红玫瑰,她除了造型纷繁多彩、经历千滋百味外,在表演上,没有安生的那种精神全方位压倒物质的意境,倒是随性的口吻让人觉得故意为之。这也是这部电影我失望的一个点,周冬雨和马思纯都有一番安生年轻时的四海为家经历,但都没有表现出叛逆和无谓的文青气质,无法让人get到漂泊的美好,我猜,大约这种气质只是活在王家卫电影里、只是活在安妮宝贝和亦舒的书里、只是活在Maolly小姐的滤镜里,抑或许这种气质这两年逐渐消亡了罢。

然后,来说说片子本身,已经是不错的水准,台词用的也偏于平淡,没有了安妮本身的那种风格(她的文风太突出啦,更贴近话剧,而不是电影)反倒成全了电影。一开始我觉得这电影拍不好就是觉得安妮原著的原因,不过还好,陈可辛还是很厉害的,他选角色也很准。
周冬雨是安生,马思纯是七月,跟我想象的安排刚好相反,也就意外的发现,周冬雨太适合这个角色了。看起来很饱满,实际上很空虚,总想追求独特,其实最适合平凡。周冬雨她叫安生的时候,流浪北京,辗转飘零,有些俗套,但很适合。后来她有了个家,正常了,符合她一贯的简单形象了,反而看不习惯了。
马思纯很漂亮,乍一看真的很适合做安生,但她扮演的是七月,一开始我觉得换个人演七月也可以,可是在七月叫家明逃婚那一段的时候,忽然就觉得,确实是该马思纯演七月。看着很乖,所以期待叛逆,真的做起来,也很熟悉……漂亮的人才擅长这样的事情啊。
上映以来,电影的配乐一直被说配的很好,我觉得还行。只有那首崔健的《花房姑娘》让我觉得特别好。仔细想想,以文艺不羁标榜自己的摇滚青年不都喜欢唱这样的歌吗,唱给女孩子听……摇滚青年跟安生住着,半夜却跑出来在胡同里的家门口跟别的女人公然开啪,我滴娘,大路灯下面你们都忍不住啊,啧啧啧,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敢在众人间唱这样的歌给女人!真的喜欢这歌的男人多半结婚以后偷偷听着,唱着,想着自己老婆以外的人。

周冬雨所饰的安生,是有成功之处的。比如,七月与安生在上海酒吧吵架,七月离开后,她舔舐嘴的一幕。比如,七月去世后,在被要求签署七月死亡通知书的哭泣哽咽。周冬雨所饰的安生,是有失败之处的。比如,酒吧驻唱歌手献歌给安生,唱着花房姑娘,她跳上台尖着嗓子的鬼哭狼嚎。比如,发现驻唱歌手劈腿后的怒摔吉他。安生不是这样的。她是面对生活如危险丛林里的野兽,是面对家明、七月如无法肆意释放自己的困兽。安生是一直爱着家明的。心在家明,身在流浪。这样的女子,发现了劈腿会愤怒?流浪,无处安放的灵魂,却偏偏冠之以名“安生”。这种漂泊,这种兽感,周冬雨的身上,真的看不到。我一直认为,适合演绎安生的应该是周迅。她的脸上,有经历,有沧桑,有无助,有坚强,有英气,有倔强。她的身上,有风尘女侠的影子。这个“风尘”,不是对不良职业女性的贬义修辞。这个“风尘”,是指“红尘带风,人欲静,却不止”。是的,风尘女侠。

最后,关于那个小朋友,我觉得一点也不生硬。
安妮在她自己的微信公众号里写过她女儿,安妮不觉得小孩子就是什么也不懂。她在《眠空》里也写过她朋友跟她女儿说话,朋友是把女儿当大人看的,女儿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应。
或许导演了解安妮这一点,就正好叫小朋友来推动情节吧。

2016-9-19
荆门

马思纯所饰的七月,是有成功之处的。她不就是所有天下父母期望的好女儿的样子?她的爱情不就是所有女子梦想的那样一眼便是一生?马思纯所饰的七月,是有失败之处的。比如,在酒吧看见安生混吃混喝指责对方“贱”。比如,在卫生间用BRA去对决安生,特别是那句“你拿什么和我抢”。七月爱家明,爱到了骨子里,爱到即使对方和闺蜜有染,也能等一个月,让对方自己去选择。这是什么情节?这是把安生和自己放在了一个公平的位置,让家明自己决定。这就是七月做好了准备,如果家明最后选择的是安生,也会给他们祝福。这样的七月,会去指责安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衡铁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这些失败的之处,源于情节的大量改编。比如,多年后家明遇见安生,彼时安生傍了一个大腕,大腕正在离婚,完了就娶安生移民加拿大,结果却出车祸死了。于是,家明安慰照顾希望幻灭的安生。这不是《甜蜜蜜》里面的张曼玉与曾志伟吗?比如,安生的死变成了七月,还是“母女平安”后的大出血而死。这个梗难道就是为了给安生写小说时幻想的七月流浪结局埋伏笔?说不通呀,死了就死了,随安生怎么写啊。安排成难产而死,一个灵魂的归宿成就了另一生灵的启程。这种生命的延续,两个女子的轮回,不是挺好?如果编剧不能把剧情改到尽善尽美,逻辑严谨,那么就请尊重原著吧。毕竟,笔者对整个故事的前因后果,是前思后量的。

至于李程彬所饰的干净男子家明,很帅,但他不是我所谓的干净男子。我所谓的干净男子,是茫茫人潮中,他在地方,就是光。别说没有。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没见过不代表没有。说没有,只因没见过。

抛开电影,我想,安生和七月,是女子的两面。一个野性十足,热烈而容易灼伤他人。一个温文婉约,平静而让人安心易知足。像不像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安妮宝贝的书,很长时间能看到张爱玲和亦舒的影子。特别是亦舒。家明,就是亦舒小说里男子的御用名字。无论亦舒写多少小说,男子的名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而在安妮宝贝的书里,就是“林”、“家明”。之前和一个人讨论过,对于这些女作家,这些男子的名,应该有特殊的意义。也许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个人。无论未来人生怎样,那人或存在,或老死不相往来,但那人已成了心上的一根刺,插进去,疼,拔出来,也疼。试问有天,如果我们也变成了写故事的人,会不会有一个人名,贯穿在自己对所有故事的幻想中。他人以为你在写故事,只有自己才知晓,是在写自己和他。如果有,那他该是一颗糖,却甜到让自己哀伤。若是甜到幸福,咋会把两人故事写出来?毕竟“秀恩爱死得快”!

最后,电影配曲很棒。花房姑娘。浮躁。主题曲是窦靖童的。呵呵。曲比片儿惊艳。

PS:这篇是听着Ebba Forsberg唱的《Hold Me》写的。她唱: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Hold me
Just hold me, please
Don't ask me where I come from
Or why I cry these tears
Just hold me
Hold me , please
这大概就是安生对爱人、家人的话吧。
                     
                          @246 sept.16 2016

© 本文版权归作者  Via_246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还有少女自以为成熟的少女心云顶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