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一辈子都在拍纽约,伍迪将安妮打造成

伍迪艾伦,久仰久仰。
早上9:47分,准时起床,沐浴,更衣,用膳,排泄,然后关上窗子和窗帘,我开始看这部安妮霍尔。
这个伍迪艾伦,外表太有特征了,一米六八的个子在安妮面前有点微薄,打网球时看到他的小细腿,架一副大眼镜,开始脱落的不完整的头发,一副弱不禁风的知识分子读书人的样子,但是幽默诙谐插科打诨,看戏里的角色和平时这个人也是类似,他也是个剧作家,也是很有名的表演喜剧大师,谈笑间灰飞烟灭
犹太人的身份,总是让人感觉,这是个历史上命运多舛有神秘的民族,有着悠久辉煌的历史,可是近代欧洲的排犹运动,犹太复国主义,巴以冲突,美籍犹太社团,那些杰出的犹太裔伟人,爱因斯坦,马克思,基辛格,弗洛伊德,卡夫卡,当然还有,伍迪艾伦,最后这个好像还是个无神论者。
整部电影有点像伍迪艾伦的个人表演秀,有点超现实的那些和路人的对话,谈话间的言不由衷,没有表情的不停的有点饶舌的可爱的长句子,我感觉从他的脸上很难发现表情,你只能从他的语言和语气理解,他的脸部是线条不变化的。你只看到一副眼镜下面一只嘴在翕合。
这种电影看着很舒服,是我们从里面找到了自己吗?可能吧,他只是反映出了他的困惑,或者对这个世界的一些看法,挑动了我们的神经,我们就觉得喜欢他并看下去,坚持到最后一秒,否则,就像有时候我们看一部紧张刺激的剧情片,可是剧情露骨而庸俗大众化,就断不会有兴趣看下去了,而这部片子,这个类型的片子,不是说一个剧情,老实说我不会在意最后他和安妮会有什么结局,他不是在说一个故事,故事只是一个载体,当他面对镜头说话给观众听,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感觉,现实好像成了手中把玩的玩偶,我们想到的正是现实中没有发生的。
伍迪艾伦一辈子都在拍纽约,伍迪将安妮打造成了文艺女青年。荒诞是一种可怕。真实,所以可怕。

    伍迪艾伦是一个文化符号,是一个接头暗号。

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才得以把伍迪艾伦(Woody · Allen)1977年的电影【Annie Hall(安妮霍尔)】给看完了。

    那个瘦小的、语速极快的、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犹太人近些年来虽然老态已显,虽然他会的笑话越来越少,虽然他的左派不再是时代的先驱,但是他还是勤奋的以每年一部的电影的速度带给我们这些影迷些许欢乐和慰藉。

电影让我感兴趣的是于当时来说很新颖的表现手法,比如伍迪艾伦经常在剧中对着摄影机说话,也就是感觉是在对着观众说一些话,问一些看法,甚至在还和一个唠唠叨叨夸夸其谈的大学老师找来了麦克卢汉,然后证明那人对麦克卢汉的理论一窍不通。即时我们总是被这样那样地提醒是在看电影,也不会阻止进入故事情节。

    《安妮霍尔》这部片子无论你怎么算,它都是伍迪艾伦导演和表演事业上的巅峰之作,之前他的作品给人的印象大部分停留在搞笑的情节、机智的笑话、冷嘲热讽等几个关键字上,很少关注与片子本身所带来的思考以及深刻内涵。可以说伍迪艾伦的每一步片子都是有着普世价值的,《香蕉》里对于左派革命的冷嘲热讽,《好莱坞大结局》对于电影导演的反思,《曼哈顿》里对于友情和爱情的思考等等等等,伍迪艾伦在欢笑之下所包裹的是一颗积极入世的心,是一颗代表了广大60年代美国左派风潮的心。《安妮霍尔》里面包含了很多伍迪艾伦自己的人生经历,比如犹太人,比如布鲁克林区的生活,比如他的喜剧演员的生活,这几乎可以看做是他给自己拍的传记影片,甚至还是他自己演的。

这次不再是男人为了事业而抛弃了曾经的糟糠之妻,片子变成了伍迪艾伦饰演的电视喜剧演员挖掘了并鼓励自己的女朋友安妮挖掘自己的天赋。伍迪艾伦不想在婚姻上重蹈覆辙,而安妮不仅需要婚姻且要在好莱坞发展自己的歌唱事业,不能再在纽约那个死亡之城陪着伍迪艾伦。所以就分了呗。幸运的是,他们还是朋友。

    影片里伍迪艾伦扮演一个喜剧演员,一个才华横溢的喜剧演员,满嘴俏皮话,永远不忘记冷嘲热讽,永远对于别人充满恶意(虽然他并不表现出来),一次与朋友打网球的中途认识了安妮斯顿所扮演的“安妮霍尔”,一个蛮漂亮的女人,当然,他们相爱了,这期间的诸多笑料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包括他们对话时字幕位置显示的他们的内心真实想法,包括他们见面时的尴尬等等。他们相爱了并且生活在了一起,但是很快麻烦就来了,伍迪想让她参加成人教育,因为安妮的学识并不太好,至少跟伍迪比还是有差距的,但是安妮参加了成人教育却又被伍迪怀疑和教授玩暧昧,两人为此大吵起来。伍迪将安妮打造成了文艺女青年,他们一起去看费里尼的电影,伍迪给安妮挑选书让她看,伍迪带她去他的喜剧表演现场,但是问题总是会不断地出现。分离,然后重聚,然后再次分离,于是彻底分离,电影末尾伍迪艾伦仍旧不明白他和安妮发生了什么问题,于是他拍了部戏,戏里面是他们的故事,但是结尾改为了两个人最终相爱的走到了一起,伍迪说:“人们总是试图用艺术来表现完美。”

台词的功夫很好,人物刻画也很生动。伍迪艾伦那点儿小人物的絮叨神经质加悲观主义显得有点儿可爱,特别是一副八字眉总在那大黑框眼镜后面一跳一跳,生动极了。安妮的口音奇怪,肩膀和手臂的线条很好看,唱的爵士挺好但在我看来还是比某些黑人爵士歌手缺少一点声音的张力,总是单薄的跟她的小身子骨一样。

总的来说这个故事告诫文艺男青年们不要试图去把自己的女友打造成文艺女青年。电影里面伍迪满肚子的疑问,于是走过去问路边的一对男女为什么你们幸福快乐,回答是:因为我没什么脑子,说不出什么,而他也一样。这便是答案,文艺男青年喜欢女人,也喜欢文艺,他们以为把文艺和女人合起来就是他们最想要的,但是杂交不一定带来优质品种,很多怪物也是这么诞生的。当女青年变成了文艺女青年时一切都改变了,她不再对你言听计从,她开始了她自己的生活,她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而这不一定就是你,你只是把罐头盖拧开,而吃罐头的人不一定是你,结果就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

最喜欢的便是电影老老实实地描写生活,并且没有什么说教意味,带点调侃当然是不错的选择。除了安妮的发迹有点像美国梦以外,伍迪艾伦还有其他配角的生活还是带着浓厚的小人物式诙谐,普通人的悲哀。这点儿我想起了早年的冯小刚,他早年也是扎根儿北京,把北京人的生活还有他们的性格刻画的透透的。伍迪艾伦一辈子都在拍纽约,带着点儿失望后的调侃。

    文艺男青年遇到文艺女青年,结果就是悲剧,所以需要一些简单的、没头脑的、说不出什么来的天然呆型女孩来弥补文艺男空虚的心灵。这世界普遍的真理是女子太聪明了就不着男人喜欢,程灵素和霍青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胡斐和陈家洛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天然呆的紫衣和香香,只有黄蓉是个特例,因为她遇到的不是文艺男青年而是蒙古傻大哥郭靖。

电影看完,日子不就在一片嬉笑怒骂疯疯癫癫中就过去了。

    电影结尾伍迪艾伦说了个老笑话。一个男人跑到医院对医生说:“大夫,我弟弟疯了,他认为他自己是只鸡。”大夫说:“那你怎么不把他带过来呢?”“可是大夫,我需要鸡蛋啊!”说完这个笑话后伍迪一本正经的说:这便是男女之间的关系,非理性的、疯狂的、甚至是荒谬的,但是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要经历这个,因为我们都需要鸡蛋。

 09.27.08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伍迪艾伦一辈子都在拍纽约,伍迪将安妮打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