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那我就走了,考验导演的并不是故事的复杂

说来也巧,晚上和朋友吃饭,酒足饭饱之后居然在门口碰到了M兄,寒暄之后我问他怎么一个人来,他说L兄——我们一大学同学,约他一块儿喝酒。我说那我就走了,改天再聊。他一把拽住我,说:“你急什么急?又不是不认识,正想跟你聊聊《阿凡达》。”
“铁公鸡请你喝酒,”我笑道:“肯定有正经事儿找你,我就不凑热闹了”。
“哈哈,其实没什么大事儿,”M兄也笑了:“他最近心情郁闷,所以找我喝酒,你先陪我聊会儿再走。”说着拉我进了门。
刚坐下M兄就迫不及待的说起《阿凡达》,“人们都疯了,我们单位的大爷大妈都去看了,那个视觉效果叫个NB啊” 他兴奋地说道:“看这架势票房肯定能超过《泰坦尼克》吧”
我说按目前的趋势没有问题。
“你说卡梅隆咋地这么NB呢,”M兄一脸疑惑:“12年拍一部片子的票房比咱12部大片的票房都高。”
“这就是大师,”我说道:“他知道怎样让全世界高潮。”
M兄笑了:“又是你的节奏理论?”
我说那只是一部分而已。
“一部分?”M兄明显来了劲头,身子向前探了探:“还有哪几部分?”

暑假的时候,偶遇一大学同学M兄,此君五大三粗,为人豪爽,记得大学那会以三大爱好闻名:喝酒,重金属,A片。那会儿虽性子不是特相投,但音乐方面还是颇有共同语言,所以偶尔相聚时也是言谈颇欢。那天晚上约几个好几年没见的同学吃饭聊天,M兄喝高之后大谈正上演的《变形金刚2》,说自己最近爱好上了电影云云,使本来已经无聊的我来了精神,此君明显刚入行不久,喜欢的多是些动作片。跟他说起导演,他说就喜欢迈克尔贝这种大师级人物,大场面从开头打到尾,一个字,爽。

暑假的时候,偶遇一大学同学M兄,此君五大三粗,为人豪爽,记得大学那会以三大爱好闻名:喝酒,重金属,X片。那会儿虽性子不是特相投,但音乐方面还是颇有共同语言,所以偶尔相聚时也是言谈颇欢。那天晚上约几个好几年没见的同学吃饭聊天,M兄喝高之后大谈正上演的《变形金刚2》,说自己最近爱好上了电影云云,使本来已经无聊的我来了精神,此君明显刚入行不久,喜欢的多是些动作片。跟他说起导演,他说就喜欢迈克尔贝这种大师级人物,大场面从开头打到尾,一个字,爽。

我正要往下说,L兄来了,这个话题也就此打住。兄弟三人好久不见,高兴之余,免不了多喝几杯,酒过三巡之后,一向不胜酒力的L兄脸上率先泛起了红晕,平时不善言谈的他开始跟我们诉其苦来……
L兄他们公司的财务主管,这不正赶上年底审计,一堆事儿弄得他焦头烂额,心力憔悴,偏偏自家夫人最近那方面的需求比较多,搞得他比较崩溃。他知道我懂点中医知识,问我能不能帮帮他。
我见过她老婆,丰韵壮实。
“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M兄相当专业:“这玩意你不能强求,你这小身板坚持到这会儿已近不错了。”
“别打击L兄了,”我笑笑,转头跟坐在旁边愁眉苦脸的L兄说道:“女人这个年龄这方面需求确实比较强,不过我觉得跟你瘦弱的身体关系不大,其实让女人满足,关键在于方法。”
“什么方法?”L兄情不自禁的抓住我的胳膊。
“你没来之前我正跟M兄聊《阿凡达》,电影你看了么?”我没接他的话,而是反问他。
“看了。”
“觉得怎样?”
“很好啊,这跟你的方法有关么?”L兄开始焦躁起来。
“有很大关系,”我打算先给他卖个关子:“知道什么是类型片么?”
“这个我知道,”M兄抢着回答:“就像什么喜剧片了,爱情片了,灾难片了,歌舞片了,还有我的最爱——动作片了,如此等等。”
我说那我就走了,考验导演的并不是故事的复杂程度。“嗯,没错,这就是好莱坞制片制度下的产物,”我点头对M兄的回答表示赞许,然后转过头继续对L兄说道:“在这种制度下,电影创作已经不再是一种个人的行为,而是成为一种批量的、流水线式的规范化过程。因为电影工业化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固定的模式化能够提高制作效率,降低制作成本,你是学经济的,应该清楚吧。”
“你不要总拽文的。”M兄不耐烦的说:“说的简单点。”
“好吧,”我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笑道:“总是要转到你的专业。”然后转过头来对L兄说道:“就好比男女之间XX(哈哈,M兄大笑起来),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你XX的目的不仅仅是要自己爽了就OK,而是要双方都能满足,对不对?”
L兄疑惑的点点头。
“这个我知道,就是要抱着服务的态度来对待XX。”一涉及到M兄的专业知识,他总是把话头抢去。
“没有错,”我继续说:“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点:心态问题。你必须把姿态放低,——这其实和拍电影是一样的,你要在电影里给观众讲一个故事或者表达一个思想,你必须用通俗的、让不同文化程度的观众都能接受的电影语言来表达出来,这样大家才会看明白。对吧?”
“是这个道理。”L兄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继续说道:“你的姿态也不能太低,因为你要把主动权控制到自己手中,毕竟是要由你来一步一步引导着对方完成高潮。这就好比好莱坞的工业化电影产业,为大众服务的同时,却牢牢把握住主动权。”
“这个我们都知道,”M兄不耐烦的嚷嚷:“说正题。”
“但是,大众的口味是不尽相同的,”我瞪了M兄一眼,继续说道:“比如有人爱看动作片,有的人则是喜剧片的粉丝,而有些人认为爱情片才是他们的最爱,如此等等……因此就产生了满足不同观众群的喜好的各个类型的电影。于是乎,类型片就产生了。”
“恩,不过”这次是L兄打断我:“类型片跟你说的方法有什么关系?”
“我这不正要往下说,你不用着急”,我安慰他,说道:“你准备开始XX,总要选择体位吧,什么体位合适呢?毕竟每个女性喜欢的体位不尽相同:有的喜欢传统男上女下的面对面(‘那叫传教式。’M兄纠正我),有的喜欢后入式有的喜欢侧入式,站立式,等等。而这些体位,就好比好莱坞的类型片。”
“扑……”M兄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喷了出来,幸好不是我这个方向。
我继续往下说:“但是在各种类型片里面,你会发现一个规律,除了专给儿童的拍的动画片外,爱情片和动作片是最常见的,也是最主流的。就好比XX时大家最常见的两个体位——传教式和后入式。一般而言,女性更喜欢传教式,因为这个姿势更温柔而且能面对面交流——就如同她们喜欢浪漫的爱情片一样;而男同胞则更喜欢后入式,这个更刺激——如同M兄喜欢的动作片,对不对?”我转头看看M兄。
“哈哈,”M兄咕咚喝了一大口酒,用衣袖擦了擦嘴——那身西服大概也得大几千了,说道:“还是你了解我,我就喜欢动作片,L兄喜欢什么片。”
“我……”L兄一时语塞,使他本来就红的脸更加红了,M兄哈哈大笑:“看来是没看过其他影片了。”
“其实没必要每种类型都要尝试,”我知道L兄一直就比较传统,赶忙安慰他,“只要这两种姿势结合得好,再加上我的那个节奏理论——我上次跟M兄说的——一会儿让他给你讲,准能让你媳妇满意。”
“真的么”,L兄眉头紧锁,显得将信将疑。
“那当然了,”我身子向后靠了靠,说道:“其实和电影一样,如果要达到高潮——就是取得很高的票房,一般而言都是两种类型的电影:一是动作片——包括战争、武打、枪战、灾难、科幻等等;二是爱情片——人类千年不变的一个永恒主题。这两种类型基本上包括了所有的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如果这两种类型结合在一起,而且结合的足够好的话,一个票房神话就诞生了。而詹姆斯.卡梅隆就是这么做的,看看打破票房的《泰坦尼克》,还有马上要赶超自己纪录的《阿凡达》,就是动作和爱情完美结合的典范。你记得当时《泰坦尼克》上映的时候,报纸上登着好像是欧洲一个女孩子,每天都去看一遍影片,就这样足足看了一个月之久。”
“这个我知道,”这已经成了M兄的口头禅了:“就好比她每天都享受一次高潮,直至来例假。”
我瞥了一眼旁边的服务员,她明显听到了,不好意思的在哪里偷偷笑。
我怕M兄又说什么胡话来,赶紧把话题继续:“如果光是特技和大场面,我相信没有一个女孩子有心情天天去看吧?这也就是你一开始问我为什么卡梅隆这么NB的道理,因为在现在的动作片导演里面,我前面说的这几条他做得最好——你不信?咱们可以数一数,”我转头跟L兄说:“刚才咱们说的第一条是什么来着?”
“心态问题”,L兄顺口答出。
“对,这方面,沃卓斯基兄弟做的就不太好,《黑客帝国》火了以后,拍续集的时候就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让影迷吃了一顿迷踪拳。影响了口碑和票房。”
“没错没错,”M兄把桌子拍得啪啪直响,把邻桌的目光都集中到我们身上了:“我看了两遍都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儿呢!”
“这个我有空给你讲,”我见时候不早了,赶紧往下说:“那么第二点呢?”
“恩~~~~”M兄一头雾水,明显喝高了。
“体位问题。”L兄依旧对答如流,我心想小子记忆力确实好,不愧是我们当年的学习委员,喝高了还记得这么清楚,和对面那只猪简直天差地别。
“没错”,我说:“要把两种体位——呵呵,动作片和爱情片完美的结合,这方面呢——先说动作片,雷德利斯科特,《角斗士》的导演,动作场面没的说,尤其是古代战争电影估计没人能拍过他,不过爱情类型就不是他的拿手,所以你看他的动作片里面涉及爱情戏并不多,如果有,结合的也不是特别好——比如《天国王朝》。”
M兄做思考状,L兄点点头。
“至于爱情电影,李安是最拿手的,连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都让他拍的如此唯美,不过他的两部动作片就相当一般了,虽然有一部拿了奖,不过显然动作并不是这部影片的主题思想。”
“没错没错,”M兄又要拍桌子,我赶紧制止,他硬生生的收回那只熊掌,说道:“我当初还兴冲冲的跑去看,结果睡着了,醒来还纳闷这片怎么能得奖。”
“品位不同而已,我就喜欢,”L兄稍显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跟我说:“你继续。”
“第三点,也就是上次我跟M兄说的节奏理论,这方面,迈克尔贝的电影节奏太过快,虽然很刺激,但让大家喘不过起来;而大胡子彼得杰克逊却正好相反,要么前奏太长,要么尾奏拖沓,总是让人感觉有些罗里啰嗦。”
“这点我赞同,”L兄点点头,“《金刚》里的前面铺垫的就太长了,而《指环王3》最后的结尾就有些拖沓,其实删去任何一个场景都不影响整部影片。”
“是的,”我心想还是跟文化人有共同语言:“所以说,卡梅隆这几点做的最完美,所以他能每次能把全世界的影迷都高潮了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话说完,L兄陷入深深地沉思之中,我不知道他在思考电影还是在思考XX,不过这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对面那个刚才喝高了还兴奋地直跳的M兄现在趴在桌上,酣睡如死猪——我正思考的,是如何把这个家伙拖回家。

我说迈克尔贝并不是大师,他充其量是个高手而已。

我说迈克尔贝并不是大师,他充其量是个高手而已。

当我和L兄两个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M兄搬上出租车后座的时候,已经12点了,我坐到副驾驶,告诉司机地址正准备走的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摇下玻璃,对没走多远的L兄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我还没告诉你,时间来不及了。”
“啊,最重要的?”L兄转身快速走到车跟前,两只眯眯眼瞪的如同两颗沙豆,问道:“是什么!?”
“G点理论——这个下回再跟你细说”然后转头对司机说:“走吧,师傅”。
呼的一声,车开走了,孤独的街道留下了被汽车尾气包围着,一头雾水的L兄……

M兄身子往后一靠,脸上颇不以为然:“这都不是大师,那你跟我说谁是大师。”

M兄身子往后一靠,脸上颇不以为然:“这都不是大师,那你跟我说谁是大师。”

我说:“就拿动作片来说,考验导演的并不是故事的复杂程度,而是叙事的能力,具体一些就是把一个简单故事要讲不仅要惊心动魄,还要张弛有度,要有韵律。”

我说:“就拿动作片来说,考验导演的并不是故事的复杂程度,而是叙事的能力,具体一些就是把一个简单故事要讲不仅要惊心动魄,还要张弛有度,要有韵律。”

M兄一脸茫然。显然过多的酒精摄入让他本来就不发达的大脑出现了短路现象。

M兄一脸茫然。显然过多的酒精摄入让他本来就不发达的大脑出现了短路现象。

“这么跟你比方吧,”我只能说的简单些:“拿你熟悉的东西做比方,好比男女之间XX,如果说男的二话不说,一上来就开始,大战90分钟,那女的感觉会怎样?”

“这么跟你比方吧,”我只能说的简单些:“拿你熟悉的东西做比方,好比男女之间XX,如果说男的二话不说,一上来就开始,大战90分钟,那女的感觉会怎样?”

“哈哈,当然会很满足”M兄一脸得意,好像我在说他一样。

“哈哈,当然会很满足”M兄一脸得意,好像我在说他一样。

“没错,不过女的也会有另一个感觉——就是疲劳,就和看迈克尔贝的电影一样,激情过后总有种空洞的寂寞感。而真正的大师就不会这么做。”

“没错,不过女的也会有另一个感觉——就是疲劳,就和看迈克尔贝的电影一样,激情过后总有种空洞的寂寞感。而真正的大师就不会这么做。”

“那会怎么做?”M兄身子向前探了探,显然我的这个比喻让他产生了兴趣。

“那会怎么做?”M兄身子向前探了探,显然我的这个比喻让他产生了兴趣。

“大师有各种方法,”我降低了声调,餐桌对面的M兄身子探的更近了:“比如他们会先调情——也就是俗称前戏,抚摸亲吻什么的,这时候女人的肾上腺激素会分泌,毕竟她们身体的感觉要比男人敏感得多……这方面,卡萨诺瓦就是高手。而在电影界,马丁斯科塞斯就深谙此道,最懂得用光影、音乐造出氛围,可以说是一个情调大师。”

“大师有各种方法,”我降低了声调,餐桌对面的M兄身子探的更近了:“比如他们会先调情——也就是俗称前戏,抚摸亲吻什么的,这时候女人的肾上腺激素会分泌,毕竟她们身体的感觉要比男人敏感得多……这方面,卡萨诺瓦就是高手。而在电影界,马丁斯科塞斯就深谙此道,最懂得用光影、音乐造出氛围,可以说是一个情调大师。”

“什么卡什么斯?”

“什么卡什么斯?”

“卡萨诺瓦和马丁斯科塞斯,你回去慢慢百度吧”我怕他纠缠不清赶紧继续往下说:

“卡萨诺瓦和斯科塞斯,你回去慢慢百度吧”我怕他纠缠不清赶紧继续往下说:

“还有一类是语言大师,讲话办事的手段非常讨巧,深受各类女性朋友欢迎,虽然出身名门,但他们很善于控制约会成本,绝对不会做那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关键是——他们的方式不是一成不变,他们会根据女伴的情况来选择如何约会,让每一位女性都满意而归,斯皮尔伯格就是此类大师……”

“还有一类是语言大师,讲话办事的手段非常讨巧,深受各类女性朋友欢迎,他们虽然出身名门,但他们很善于控制约会成本,绝对不会做那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关键是——他们的方式不是一成不变,他们会根据女伴的情况来选择如何约会,让每一位女性都满意而归,斯皮尔伯格就是此类大师……”

“这个导演我知道”M兄打断了我,“《拯救大兵》就是他拍的么,他好像啥类型的电影都能拍,我还看过他的关于恐龙的,叫什么来着”

“这个导演我知道”M兄打断了我,“《拯救大兵》就是他拍的么,他好像啥类型的电影都能拍,我还看过他的关于恐龙的,叫什么来着?”

“《侏罗纪公园》,他拍各种类型电影都游刃有余,可以说是电影界的把妹达人,绝对的叙事大师”

“《侏罗纪公园》,他拍各种类型电影都游刃有余,可以说是电影界的把妹达人,绝对的叙事大师”

“还有一类大师,他们好似小李飞刀,长的不仅帅,而且觉不轻易出招,但凡出招,一击必中。关键是他们节奏能力非常厉害,节奏能力,懂么?可不仅仅是音乐的灵魂,也是XX的灵魂。”

“还有一类大师,他们好似小李飞刀,长的不仅帅,而且觉不轻易出招,但凡出招,一击必中。关键是他们节奏能力非常厉害,节奏能力,懂么?可不仅仅是音乐的灵魂,也是XX的灵魂。”
 
“哈哈,”M兄脸上的表情似懂非懂:“那跟电影有什么关系?”

“哈哈,”M兄脸上的表情似懂非懂:“那跟电影有什么关系?”

“那关系大了,回到我前面跟你说的,一般的动作片,故事都很简单,这么个简单的故事你要讲很长时间你必须要有很高的叙事技巧,但更关键的就是讲故事的节奏,不能太慢,太慢会让让人昏昏欲睡且有拖沓之感;也不能太快,太快就会让人弦绷得太紧感到视觉疲劳,好比迈克尔贝这样,过犹不及么。”

“那关系大了,回到我前面跟你说的,一般的动作片,故事都很简单,这么个简单的故事你要讲很长时间你必须要有很高的叙事技巧,但更关键的就是讲故事的节奏,不能太慢,太慢会让让人昏昏欲睡且有拖沓之感;也不能太快,太快就会让人弦绷得太紧感到视觉疲劳,好比迈克尔贝这样,过犹不及么。”

“恩,有道理”M兄点点头:“老兄说的没错,不过这和XX好像没啥关系?”

“恩,有道理,”M兄点点头:“老兄说的没错,不过这和XX好像没啥关系?”

“当然有关系,女性的生理特点和我们有很大差别,她们并不像我们一样,高潮是瞬间的,来得快去的也快。她们是来的慢,去的也慢,时间长且久。没经验的常常是你已经尽兴,她却刚刚开始,这时候就需要你的节奏的把握了,这方面你是高手,还用我说么?”我极度恭维他。

“当然有关系,女性的生理特点和我们有很大差别,她们并不像我们一样,高潮是瞬间的,来得快去的也快。她们是来的慢,去的也慢,时间长且久。没经验的常常是你已经尽兴,她却刚刚开始,这时候就需要你的节奏的把握了,这方面你是高手,还用我说么?”我极度恭维他。

“哈哈,那是那是。”M兄红晕的脸显的得意万分,我怕他胡吹,赶紧把话题又引到了别处……

“哈哈,那是那是。”M兄红晕的脸显的得意万分,我怕他胡吹,赶紧把话题又引到了别处……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晚上回家,躺下睡觉了。突然发现忘了一件事情,赶紧拿出手机,给M兄发过去一条短信:

晚上回家,躺下睡觉了。突然发现忘了一件事情,赶紧拿出手机,给M兄发过去一条短信:

节奏大师——詹姆斯.卡梅隆。

节奏大师——詹姆斯.卡梅隆。

自那个时候,和M兄再也没联系了,今天,收到他一个短信:老兄看阿凡达了么,太NB了。另外你说的没错,绝对的节奏大师。

自那个时候,和M兄再也没联系了,今天,收到他一个短信:老兄看阿凡达了么,太NB了。另外你说的没错,绝对的节奏大师。

我知道,他前一句说的是视觉效果,后面说的是讲故事的能力。

我知道,他前一句说的是视觉效果,后面说的是讲故事的能力。

所以,现在的情形和当年的《泰坦尼克号》一样,当卡梅隆九浅一深的又一次HIGH翻全世界时,一部分人马上就开始站出来,纷纷指出:特效NB,情节超烂。

所以,现在的情形和当年的《泰坦尼克号》一样,当卡梅隆九浅一深的又一次HIGH翻全世界时,一部分人马上就开始站出来,纷纷指出:特效NB,情节超烂。

虽说电影是很私人的事情,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要动不动就说烂。这不仅不能证明你有更高的品位,却让人质疑你阿Q灵魂的本质:连不爱看电影的小D都说好,我这么牛B砖家总得质疑点什么吧:特效太牛逼,没办法说三道四,就只好拿俗的不能在俗的情节说事儿了。

虽说电影是很私人的事情,你可以不喜欢,但不要动不动就说烂。这不仅不能证明你有更高的品位,却让人质疑你阿Q灵魂的本质:连不爱看电影的小D都说好,我这个砖家总得质疑点什么吧:特效太牛逼,没办法说三道四,就只好拿俗的不能在俗的情节说事儿了。

不过通俗不是低俗,就和你非要说周杰伦不如宋祖英、MJ不如贝多芬、莫扎特不如肖斯塔科维奇、斯特拉文斯基不如德彪西勋伯格……自己却在那里听着李宇春。

不过通俗不是低俗,就和你非要说周杰伦不如宋祖英、MJ不如贝多芬、莫扎特不如肖斯塔科维奇、斯特拉文斯基不如德彪西勋伯格……自己却在那里听着李宇春。

其实,这和当年喊出了“给我一个亿,我也能拍出(泰坦尼克号)来。”的冯小宁,还有那个当年去美国宣传《大红灯笼高高挂》时,痛批好莱坞的张艺谋,心情是一样的:

其实,这和当年喊出了“给我一个亿,我也能拍出(泰坦尼克号)来。”的冯小宁,还有那个当年去美国宣传《大红灯笼高高挂》时,痛批好莱坞的张艺谋,心情是一样的:

本身阳痿,非说自己其实是尺寸短,其实大家都明白,就算你的尺寸能放风筝,也掩盖不了无法勃起的本质。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先天不足——得补肾,先学会把故事讲好再说。

本身是阳痿,非说自己其实是尺寸短,其实大家都明白,就算你的尺寸能放风筝,也掩盖不了无法勃起的本质。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先天不足——得补肾,先学会把故事讲好再说。

不过,讲故事也是要天分的,就怕学不来。

不过,讲故事也是要天分的,就怕学不来。

又来一条短信,打开一看,还是M兄:根据你的节奏理论,哥们五月份就能当爸爸了。

又来一条短信,打开一看,还是M兄:根据你的节奏理论,哥们五月份就能当爸爸了。

我擦,居然这也行。

我擦,居然这也行。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说那我就走了,考验导演的并不是故事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