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子在阿嘉房中偶然发现了寄到海角七号的信,

  我承认我对电影“海角七号”情有独钟,三年过去了,电影的诸多画面依然历历在目。记得当时看完电影后和很多朋友推荐过,可惜没有一个人和我谈论过这部片子。在豆瓣看到很多人写的影评非常不错,从剧情到演员都分析的非常到位。听说在台湾有观众足足看了七,八遍之多,我也看过三遍,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过这么有感觉的爱情电影了……可能是对电影印象太深所以一直想写点什么,只是之前心思都在网游里,无法静下心来写东西。

(芷宁写于2008年10月14日)
   影片开始不久,由林宗仁饰演的老邮递员茂伯骑着小摩托唱着歌的模样,便吸引着本人看下去,还料想这是一部配角出彩的戏。果然,片中的一大群配角各个有戏,往往三言两语就将南台湾海边小镇上各色人物塑造得栩栩如生,比之摆出一脸拽相的男主角阿嘉及那个表演别扭的日本女主演,这群营造出该片主要观影氛围的小人物们则显得可爱又可信,他们也是该片喜剧色彩的主要来源。
   显然,《海角七号》一片是对台湾本土观众情感诉求的呼应,也是对台湾本土文化生态和生活现状的一次反映,估计台湾观众的观影感触会更强烈、更激烈也更兴奋一些,所以在台湾票房好到爆,是情理之中的事。虽然影片的爱情戏处理得不是很妥贴,特别是两位主演的互动显得突兀而脉络不清,但导演兼编剧魏德胜显然没白做杨德昌影片《麻将》的副导,似乎深谙群像塑造的无尽魅力,于是,片中的小人物及其对白都十分生活化本土化,保留了相当的原汁原味,仿佛照搬了现实中的邻里街坊,从而形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气场氛围。
   片中,因言语、生活习性乃至地方特色等形成了跳跃于画面,穿梭于全片的种种笑料,而这些笑料多是由方言来达成的,如茂伯那十分传神的台词:“干!我是国宝哩,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把我换掉,我的心肝不是铁打的,也是会伤心哩!”如代表会主席和继子阿嘉的一通有关“寂寞、房子、床”的沟通,再如在当地教堂任伴奏的女孩大大,唱流行歌曲“你若劈腿,就去死一死”时,后面也不忘加一个“阿门”。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   该片的本土意识不仅体现在对传统乐器的注重上(虽然其在片中承担了相当部分的搞笑因子),还体现在代表会主席的言行中,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一定要凑一个本地乐队来为日本歌手的演唱会暖场,伴随着这只“杂牌乐队”的选角、成立和排练,一件看似不靠谱的事,居然就这样晃晃悠悠的成了。除却玩过乐队的倦怠阿嘉,这只“老的老小的小”的乐队每个成员都很有参与和表现的热情,于是几次排练都被呈现得颇有趣。另外,十字路口两次红灯的场景处理,再次体现了魏德胜的聪明之处——不仅用梦想、追求、音乐、爱情这样容易捕获一般观众的元素做文章,还利用市井街头的偶然事件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并完成两次群像塑造。
友子在阿嘉房中偶然发现了寄到海角七号的信,当然不单单是影片中的爱情。    影片还涉及了一些台湾现状,如乡镇人口大量流失,年轻人为追求梦想,都往大城市跑,常常又骂骂咧咧地返乡,人也变得愤世而充满倦意。再如对自然环境的过度开发,等什么都BOT了,留给当地的是什么,“不就是一堆垃圾。”代表会主席的愤怒似乎很站得住脚。对这位戴墨镜、坐奔驰、身边伴有助理的代表会主席的塑造,堪称该片的又一亮点,常看海峡新闻的人都知道台湾民意代表的“质素”,开会时只要意见不合就会大打出手,互丢臭鸡蛋西红柿鞋子甚至盒饭,他们助理的言行更是令人啼笑皆非,当片中主席的助理对监督排练的日本女孩友子说:“你当我不懂音乐呐,不就是123,他会吹出来就会弹出来”时,不由得大笑。
   对比阿嘉和友子的“三级跳爱情”,以及那个嫁接不够稳妥的跨越了60年的“情书爱情”,推销马拉桑小米酒的客家青年和酒店前台小姐之间那若有若无的爱则显得有趣了许多,也真实了许多,或许,较三级跳爱情的迅捷和情书爱情的漫长,这种融于现实的点滴小幸福更为动人。
   失意的音乐青年、不得志的前模特、会传统乐的寂寞老人、街头交警、原住民、民意代表、镇长、酒店清洁工、唱赞美诗不在调上的神父……所有这些生活在恒春小镇的人们,热烈、喧闹甚至聒噪地过着每一天,他们对现实有抱怨,但还算积极地活着。风趣原色的人物、各自不同的境遇、妙趣横生的小镇时光……作为一部记述生活并散发点感悟的影片,貌似已经足够了,虽然就电影的技巧而言,其所抒写的爱情,所再现的音乐与梦想,都算不得上乘。
   影片结尾的演唱会上,暖场乐队表演了三首风格迥异的歌曲,比较表现心态和心境的《无乐不做》、《国境之南》,个人更欣赏那首著名的《野玫瑰》,该片将这首由歌德成诗、舒伯特谱曲的经典进行了重新演绎,古老的月琴在此时担当了主旋律演奏。此版本的《野玫瑰》仿佛在表述爱和音乐的无界,无论哪一种,古老的还是流行的音乐,迅捷的还是漫长的爱情。当然,片中的迅捷从漫长中获得了启迪,从而引发了“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的不愿分开的愿望,继而HAPPY ENDING。
(若听电影原声,别有一番风味的《野玫瑰》,可去)

文/罗君

  

《海角七号》是一部看似随意,却令人深思的本土电影。故事发生在台湾最南端垦丁的古老小镇。失意的乐团主唱阿嘉从台北回到家乡恒春,不情不愿的暂时代理邮差工作,一个写着“恒春郡海角七号番地”的邮包被他不以为然地甩到床底下没送出。以他为首的几个业余歌手组成合唱团队,日本少女友子被公司派到该演唱队担任乐团监督。在撮合中,友子和阿嘉萌生爱情。友子在阿嘉房中偶然发现了寄到海角七号的信。发现竟是60年前台湾光复时,一位日本老师被迫遣返,而不敢向暗恋的台湾女学生也叫友子的示爱。在去世前写下的七封情书,由他的女儿按旧地址寄往台湾。友子和阿嘉决心将这七封情书送到老妇人手上⋯⋯

  影片所有的故事因一场演唱会和七封找不到地址的信(情书)而展开。所有的演员饰演的角色都很出彩,神气而又可爱的代表会主席,神经兮兮有雷人爱情思维的水蚌,痴情的警察劳马,多才而又搞怪的大大,热爱生活,热爱音乐的茂伯……所有的情节看上去是那么的真实,仿佛就是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 影片在台湾上映后好几周都稳居榜首,我想影片之所以在台湾如此受人欢迎,当然不单单是影片中的爱情,而是让台湾民众回忆起那段只有台湾人才能体会的历史;另外影片“代表会主席”的思想和言论无疑道出了许多台湾民众的心声:看着自己居住的地方被外地人开发和利用而本地的年轻人却要在外地打拼漂泊,希望年轻人能够回来发展建设自己的家乡。

编导这部影片的魏得圣名不见经传。作为台湾新生代导演,没有念过一天电影课程。他毕业于台湾工科学校的机电系,后投奔电影,从场记、制作助理、厂务一路辛苦,他曾有幸当过大导演杨德昌的助手。曾雄心勃勃想独立执导一部影片《塞得克·巴莱》这部描述雾社泰雅人抗日的史诗型电影,投资预计2000万美金,他四处拜访片商,吃了无数次闭门羹,因为他不是李安,没有人认识他。无奈之下,魏得圣转而拍摄相对花钱少,约5000万新台币的《海角七号》。这部处女作,他原本期望值不高,能收回投资,给观众讲个好故事就满足了。如今却创造了奇迹性的票房收入,赢得观众如此狂热的共鸣,他自己也搞不清是开心,还是压力。

   

《海角七号》的成功,给魏得圣带来的前景太领人振奋了,先前对《赛德克·巴莱》全无信心的电影公司,也开始主动找魏得圣洽谈合作计划。连片中的几个配角都迅速走红。其中已62岁的“茂伯”竟当上了电视剧的男主角。片中的恒春外景地成了热门旅游景点,拍摄主场景的垦丁都酒店、周边的商品、小米酒店业绩都增加好几十倍⋯⋯
经不起传媒的鼓噪,等不及广电总局的引进。笔者找来了DVD碟片,关起门来,静静地观摩起来。

  我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这部电影如此吸引我,是马如龙精湛的演技,还是田中千绘的本色出演,亦或是被导演魏则圣亲自操刀的七封情书而打动,我想都不是;而是我在影片中阿嘉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个有才气却在大都市中失意无奈回到从小生活的小镇,因为偶然的机遇发挥自己的才能最终找回自我的青年。是呀,在异乡漂泊的人究竟什么是他们心中的幸福和快乐,而我认为真正的幸福快乐就是能在正确的位置上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你得意或失意时你都能找到那个和你一起分享和分担的人;但是现实生活中能做到这样却着实不易。

坦言,最初的开头10分钟左右,我没有找到感觉,随意、松散。但随着不经意的画面移动,朴素平实的故事结构,原生态的自然背景,演员的表演无雕琢痕迹。渐次铺展开来,一股股暖流从心底涌动。甚至和剧中云云众生萌生互动的感觉。

  当然穿插于影片中的两段爱情是最让人难忘的,上一代人因为政治原因让一段爱情遗憾收场抱憾几十年甚至到死也不能忘怀,也许在日本教师心底:如若伊人在身旁,四季都像春天一般充满希望,伊人不在,今生再活几十年也是枉然;下一代人在面对分离时却用真情守护住了自己的爱情。范逸臣那句“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估计赚足了女观众的尖叫和眼泪……初时对阿嘉和友子的爱情有些突然,但是细想一下就明白了,两个怀揣梦想想在异乡有所作为但却都遭受打击,同病相怜到相惜到相知到相爱,而由七封信中上一代人的遗憾更加坚定了他们对于爱情的信念,我想这大概就是导演想要表达的吧。

《海角七号》的成功,高票房不是偶然的。
影片的题材涵盖了音乐、梦想、爱情和大时代的沧桑,素材十分丰富,片中每个人物都非常清晰、个性显明,老邮差茂伯总是抱怨台湾放弃了老传统,阿嘉这一代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理念,战败国后人的心理状态⋯⋯,他们在这一小块浓缩的社会里,揭示出现实的生活状态。导演非常理智又感情地通过七封信跨越60年的情书贯穿整个故事,串连起两个不同时代的爱情故事,虽心酸又好看。尤其是故事虽揭示一群各个角落里的小人物,他们的遭遇、挫折、恋爱,但还是努力地破茧而出。在消沉中给人们希望。

  

这部作品如此打动台湾民生,或与今天的台湾正处于政治混乱、经济不景气、人心浮动,每个人都多少有些遗憾和不安,《海角七号》将这种现实的不安定,社会的错综复杂的矛盾和隐痛,运用艺术手段,表达得更为鲜明,让不满现状的台湾民众一时找到了情感的宣泄,因而在老百姓中获得广泛的认同。

导演魏得圣的聪明过人之处,还在于将影片的最终落脚在非常“阳光”赋有诗意的情景中。结尾的那条彩虹从海边升起,雨停了。画面恰到好处的展示出民众的心理期待。大家伙儿一起努力吧,奋斗!让低迷的台湾宝岛重新振作起来。

在这个意义上,影片《海角七号》又不失为是一部励志片。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友子在阿嘉房中偶然发现了寄到海角七号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