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不是小说那个名字了,电影拍出了和小说不

两人的两次分离让我最为印象深刻,一是捍东结婚两人分手,二是蓝宇的意外去世。有人说,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以后才倍显珍贵,拥有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甚至还会遇到更好的,失去后才痛心不已悔不当初,这是人性。
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能遇见一生挚爱的机率渺茫,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可一旦遇见了,一定要握紧,我不知道人活着为了什么,但绝不是委屈自己辜负爱人。捍东得到了所谓的世俗圆满,可是生活是自己的,越过越不快活,人前风光又怎样,蓝宇明知爱人是什么德行,却一再深陷,受伤又怎样。电影拍出了和小说不一样的感觉,镜头和演员演技都很赞,但我还是更喜欢小说,它给的细节更多,捍东从一开始去看心理医生,到最后和蓝宇在青山碧空下接吻,终于接受自己的爱情,可爱人最后逝去...
有人说还好最后蓝宇逝去,否则两人面对柴米油盐分手怎么办,如果你们现在正好处在平淡期,想象下失去身边的Ta,那种感觉是否是你不能承受之重,如果是,珍惜当下,莫负韶华。

    看关锦鹏导演的《蓝宇》,感觉很好。也很非常喜欢里面的两个男演员,胡军和刘烨。但不满意那个结尾,让一个人就这么出车祸死了了事,于是小说和电影也结尾了。据说这是一个人写的自己的真事,那么,我也只能对这样的现实表示无语,并无什么愤慨,对命运的不公,人们还能有什么话可说。但如果这并不是真事,只是一个虚构,作者就是想人为制造一种悲剧或悲情,可又想不出对这么优秀的男孩,社会和他人能对他如何的不公,只好草草结尾、嫁祸于一场完全无常的天灾,那么,我就想揶揄这里面写作者的虚伪、无能和残忍了。
 
    小说的男主人公蓝宇,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一个完人。不同于别的言情小说,很多人物身上我们都能找到很多缺点,女人比如过分单纯、柔弱、依赖,而男性霸道、粗心或自私,所以就有了那么多恩怨曲折的悲情故事。但《北京故事》(电影《蓝宇》的原著小说)中的蓝宇,则在各方面都无懈可击。所以按理说,这样的人在爱情中没有理由是一个悲剧(我认为双方的意外死亡不算悲剧,因为缺乏一个悲剧所必须具备的不可避免性),那么,如果一定要制造悲剧,只有一个可能:他恋爱的对方是个十足的坏蛋,而他又不得不或者无法解释地爱上他,于是爱情本身就具有了一种矛盾和荒唐的深度。
 
    可惜,作者作为第一人称的陈述者,完人蓝宇的爱人,不肯安排自己的死亡,又不肯承认自己是个坏蛋(最后还假惺惺地信了基督教),又不愿再次把男孩抛弃(他已经卑鄙地抛弃了这个男孩一次,虽然不是故意的),又觉得这样的两个人一直同居下去不算个事,于是最后竟选择了当一个更卑鄙的作家凶手,在小说中亲手扼杀了这个自己一手创造的最完美爱人角色。
 
    所以,这是让我感到十分遗憾的地方。看完这篇小说,我很佩服作者的写作能力(场景和对话设计都十分干净性感到位),但对“悲剧”的处理却很显然地犯了避重就轻的错误。甚至可以说,他就像诱奸和利用蓝宇一样诱奸和利用了这个文学上最伟大的形式——悲剧。
 
    如果让我改写这个故事,我会让捍东和蓝宇在再一次复合后又一次残忍地分手。让喊出“我要和你结婚!”的捍东再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凄凄苦苦地悲叹自己是多么爱这个男人,并完全知道蓝宇的态度“像我们这样的人结婚是不道德的,我永远不会结婚。”,而最后还将再一次背叛爱情,让自己在庸俗的现实面前再次臣服就范,从此活得毫无尊严可言。这样蓝宇将终于认清此人面目,并永远唾弃他。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捍东说的“那确确实实是爱情,我曾真切地感受它的存在”。也是看到这里,我产生了那种很多人都有的想法:这种爱,真的比我们以为的要纯洁。

    捍东在小说结尾的小小忏悔完全不能和一些真正的文学作品中的忏悔相比。

   直观感觉上,小说比电影的叙述来得细腻和连贯,两个主人公的感情线更为清晰,像是流水绵绵,恰好流到了那个地方,爱正是积攒了那么多,所以后来一朝束缚的外力消失,感情涌出,才会那么痛。
   
   相比之下,电影里的情节似乎跳跃性强了点,感情的铺垫也不那么深厚。所以看到最后虽然心里隐隐作痛,我没有掉泪。

    最后说一下蓝宇的完美:他外表健美挺拔,心地善良(他建议捍东不要开除好友刘征),聪明优秀(16岁在北京上大学读建筑系),独立自主、不贪钱财(正是女人一般不能及的地方,最后还把捍东给他的馈赠全部用去营救他,自己也总是自食其力),面对生活和自己的态度自然勇敢真诚,不卑不亢,从不媚俗更不装假。对爱情忠贞,对朋友忠诚,人格完整不矛盾,对性爱从不扭捏。——这样的人,我始终相信世界上是存在的,并且,一定不会随便死去。如果发生悲剧,那我们应该好好检讨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不能保护住这样一块天然纯美的璞玉。

    电影里有一个情节—也是少数几个我认为改编得比小说好的地方—那天晚上,衣服上血迹斑斑的蓝宇回来后,在昏暗的房间里,在捍东怀里哭了。哭声不大,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干嚎一般,却又是压抑,听得出极端的伤心绝望。

    宿命一般,他们逃不掉的,时代的伤痕在他们身上烙得如此深,爱得再难舍难分又怎样,内心的力量再强大又怎样,那是集体的悲剧,怎么能轻易逃掉?

    先看了小说《北京故事》,被吸引着再去看电影。电影不是小说那个名字了,改成了《蓝宇》-那个被叙述的男孩的名字。从一个城市到一个人,小说和电影的区别大概可以略知端倪了。

    作为艺术,小说或者电影,无论是谁都明白,悲剧的结局是最有震撼力、留下的记忆是最久远的。可如果把故事置于现实中的人身上,痛苦才能被体味。

    如果后来没有那件意外,他们能一起终老吗?

    那注定是撕心裂肺,可哭不出也喊不出的痛。

    小说里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情节:捍东和蓝宇去郊游,蓝宇枕着捍东的大腿躺着,突然传来了人声--
     
     “好像有人来了,快起来。”我说着急忙推他起来。
    他仍躺在我的怀里:“看你怕的!那有什么?来吧!他肯定打不过我!”他狂傲地微笑。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   “要是两个人呢?”我问
   “不是还有你吗?”
   “要是三个人呢?”我又问
   “那也不一定是咱俩的对手!”
   “要是很多人呢?”我再次问他
   “哼!大不了拼个头破血流,鱼死网破!”

    蓝宇是从东北进京、理想成为建筑师的顶端学府的大学生。他所属的群体,正是那个年代争议最多的,他们做的事,让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震颤了。

    我想,是可以的。

   这段爱情之所以特别,当然是因为演绎者是同性。时代的闭塞,使这样的恋情更为艰难。这两人如同在荒岛上,只能紧紧抱着,因为彼此才确认了似乎在世上显得“另类”的自我的存在。

   或许并不是时间限制使得电影比小说单薄,我觉得原著的制胜之处其实在于视野的开阔--不仅展现了一个群体的压抑,它还静静讲述了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压抑。

    小说里交代了那个时代,从科学上认识同性恋的两种观点:一是袁医生的认为蓝宇患有“幻想症”,试图用医学方法来治疗这种“疾病”;二是蓝宇从国外报告中得知的,认为同性恋只是人对爱情对象的不同选择,不涉及心理问题。
   
    捍东想带蓝宇到同性恋聚集场所去的时候,蓝宇说:“我还以为全北京就咱俩这样呢。”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样的爱都容易让人陷入一种的无助里。而那时候的蓝宇,那个在重重无知屏障里望不到外面的蓝宇,恐怕这种无助近似于绝望了。

    即使不谈同性的特殊性,两个主人公鲜明的身份、阶层,故事发生的时间--不太平的80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也注定着故事的悲剧性,或者说,暗暗叙说那个时代里集体命运的悲剧。

   -- 我想,蓝宇还是怕的。但他这样说了,有很多人,他也不怕。

    捍东是从商的京城高干子弟,从小说的描述来看,他的生意多少走的是不正当的路,走私、行贿,仰仗做官父亲的势力关系,钻市场经济、政策的空子。他代表的,是靠这样手段起家的,几乎是当时中国上升最快的一个群体。

    我大概能理解为什么电影的名字用了“蓝宇”。

    “滚!!你们这些活着的和死去的人都看着吧!!我再也不用掩饰、隐瞒,我要守在他的身边!!!你们可以当重高歌你们的爱情,搂着你们的爱人亲吻,难道我连为我死去的爱人伤心都不行吗?!!”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不是小说那个名字了,电影拍出了和小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