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假,《万物生长》冯唐笔下的柳青

你说,这世上的很多事,没有对错,只有真假。
我想,这世上的很多情,没有真假,只有长久或短暂。
你说,你爱上的第一个人是他。
我想,你更应该爱的是你自己。
你说,你要用尽万种风情,让他在所有不和你在一起的时刻,内心都无法安宁。
我想,更让他无法安宁的,是所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整个身体爆裂拉扯生长。

《万物生长》里,范爷借柳青的嘴说出了冯唐笔下那句经典的对白,大意是我要用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余生无我的日子里永远不得安宁!虎狼之势,一语成“爷”。一年之后的《我不是潘金莲》,变身农妇的范冰冰闭关三个月,用乡下收来的旧衣包裹住万种风情,从演“我”到演“她”,她不是潘金莲,却分分钟让大银幕不得安宁。
演员分两种,一种是科班出身天赋异禀,一出手就惊艳了时光的,比如奥逊·威尔斯,比如姜文。另一种是在片场摸爬滚打,在胶片里雕刻时光、脱胎换骨的,比如张曼玉、范冰冰。
初识范冰冰,大都从《还珠格格》里有一点婴儿肥的金锁开始。《武媚娘传奇》热映的时候,网上就有迷糊大妈关于金锁什么时候当皇帝了的段子。跟很多电影人一样,作为大银幕的预演,范冰冰从电视剧出道,积累最初的表演经验和市场人气。即便后来出落成范爷,电视剧仍然是她创作的重要环节。
《手机》里的武月让范冰冰从电视剧里的小丫鬟变身“电影卡”,触电之处,要用尽全力才能将一个类型化人物演的活灵活现。表演和角色的贴合无可挑剔,也顺利地拿下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演“我”是大银幕的第一步,也是形成自我风格的伏笔。相比同时代的女演员,范冰冰的包容度更大,没有学院派的窠臼,不会过分爱惜羽毛。不害怕探索,不拒绝烂片,不介意偏见,在两条看似平行的轨道上自由交替。
《手机》之后,范冰冰开始在文艺片中尝试各种各样的可能,《苹果》里怯懦又坚强的刘苹果,《观音山》里性感又危险的南风,《二次曝光》里神秘敏感的宋琪,《万物生长》敢爱敢恨、自带虎狼之势的柳青……这边厢扛起文艺片问鼎东京电影节,那边厢商业片约不断,《新少林寺》《白发魔女传》《X战警逆转未来》《杨贵妃》《绝地逃亡》,商业价值不可小觑……出道十余年,范冰冰拍了40多部电影,若干部电视剧,可以扛大梁,也愿意抗票房,试错成长、勤奋成爷。
《我不是潘金莲》是一个讨说法的故事。从李雪莲到潘金莲,告了20年,苦了20年,轴了20年。电影中,打磨工整的范冰冰收起万种风情,从人物造型到心里刻画来了180度大逆转,精致变成了粗粝,多情变成了悲情,20年的岁月余味直指人心。为了李雪莲,范冰冰闭关三个月,扮丑发狠,在圆形画幅的压缩空间里呈现底层小人物的微末梦想,没有特写、没有特效,只剩人物。《我不是潘金莲》上映前,范冰冰拿到了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从东京到西班牙,她收起了万种风情,变身一个演员。她收起万种风情,你却依然不得安宁。

从《苹果》到《观音山》《二次曝光》,李玉和范冰冰这两个山东老乡,组成了“天作之合”与“黄金搭档”,合作的每部影片一直备受瞩目。尤其《观音山》拿下了东京电影节影后桂冠,范冰冰演绎的那种豪放、泼辣、风情,让所有人记忆犹新。但到了《万物生长》,已身为国际巨星的“范爷”扮演的柳青,既是最大亮点,又颇有突破。她拥有谜一般风情与千娇百媚,还有着无限阅历,却靠男人过着生活,让韩庚演的秋水无法自拔、疼痛难忍。范冰冰则用出神入化的表演,将人物诠释得超乎想象地给力。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再真的情感,如果短暂,也是浮萍;再虚的情感,倘若长久,也是真爱。
真爱遇见常情,就是秋水遇见你——柳青。
只有真假,《万物生长》冯唐笔下的柳青。你是那么让人心动,让人着迷。早在你撼动他之前,你已经融化了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于是以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美到极致,骚,骚到骨子里,淡,淡到纯清深泉,永远是变化莫测,让人难以猜透。这就是冯唐笔下的柳青,她是360度无死角的销魂奇女子,她懂得如何抓住男人的心,在满足所有男孩变成男人的恋母情节后,又像杀人不见血的魔鬼,为其带来无穷无尽的折磨与痛苦。在《万物生长》中,柳青犹如一躲带刺的蔷薇,插进去很疼,拔出来要人命!虽然韩庚扮演秋水,用“鸡一样的生活方式”来伤害过柳青,但影片给她一个离开的缘由,又给了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结局,因此她对待如意郎君的痴情,永远让人赞叹。银幕上,范冰冰的演技越加行云流水、收放自如,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忘我境界。本片即将公映,十里春风不如范爷啊!

我知道,从此以后,
每当我看到园艺工人在用水管为花草树木浇水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
每当我坐在酒店的大堂,我都会忍不住顾盼,去寻找你;
每当我经过咖啡馆,遇到看书时会挡住脸的女孩,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思念你;
每当我看到电影中一边开车一边哭泣的镜头,都会瞬间泪崩,想要拥抱你;
每当我看到大奔呼啸而过,我都会满目苍凉,我不关心你是谁的,我只在乎你快不快乐。

烈焰的红唇,妖媚的眼神,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这是范冰冰在形象上的先天优势,但她经过在演艺圈多年的摸爬滚打,其演技磨砺得有棱有角,又赋予了人物角色一种灵魂。笑起来很有魅力,始终在镜头前淡定从容,眼神中似有似无的淡淡忧伤,始终是一个矛盾体,范冰冰几乎每时每刻都精准拿捏住人物特色,同时激发了秋水和观众的欲望。她在同秋水相遇时,要有一种强势的美,而在畏惧自己怀孕时,则要呈现出一种小女人凄惨的心态,她可以同韩庚疯狂蹦极,沙滩边狂野做爱,还可以哭得稀里哗啦、潸然离去,柳青在自己的欲望与情感之间左右为难,好演吗?都说《万物生长》让我们体会到不一样的青春,而范冰冰扮演柳青,既要保证自己能HOLD住青春片观众的眼球,还得不轻易间流露出“吾见犹怜”的人性闪光,超级不可思议。

但我知道,
你并不会出现在这个尘土飞扬五环开外的小区;
你并不会出现在廉价的连锁酒店门外;
你并不会出现在这家小小的咖啡馆,看到此刻写这篇文章的我;
你哭泣的时候,我并没有办法守在你身边;
你并不是柳青,倘若你是柳青,谁又有胆量做处长?

正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从《还珠格格》到《手机》《十月围城》再到《观音山》《武媚娘传奇》,以及未来《杨贵妃》《画框里的女人》等影视大戏,范冰冰从“丫鬟”小配角走到了国际巨星的宝座,荣升为赫赫有名的“范爷”。她吃的苦,受的累,下过的死功夫,获得的各类成绩,更是远远地超过一般当红女星。在敬佩这位80后一姐时,还必须要夸奖她在《万物生长》表演,当真能游刃有余赋予人物灵魂了。她游走于性感、野性、泼辣、纯情、神秘之间,除了显露出对台词的深厚功力,还将自己的银幕大形象彻底颠覆一新。她对利益的盲目追求,走向了犯罪道路,但她对秋水难以割舍的痴心,却打动每个观众心地最柔软的敏感地方。《万物生长》冯唐笔下的柳青,在范冰冰的精雕细刻后,犹如一坛越酿越醇、辛辣爽口的美酒,谁不为之心醉呢?这绝对是她近年来,最精彩、最给力、最经典的表演。

但我也知道,你就是柳青,从此以后,
提起柳青,我脑海中想起的必定是你的脸孔。
你的微笑,你的奔跑,你的尖叫。
你的红唇如火焰在燃烧,你的黑发如汹涌的浪潮。
你给了柳青生命,柳青点燃了你的风情。

五年前,你给了秋水最美好的回忆,独自离开。
五年后,你仍想着他,念着他,恋着他,你认真地看他的书,像中学生准备期末考试。

世人爱你勾魂摄魄的美丽,
可我更爱的,是你的长情。

当你慢慢放下书,看着他,微笑,动容,眼光流转,泪光闪烁。
我看到的不是柳青,是你,冰冰。
请你一定要幸福。

不要一个人哭泣。
难过的时候,别一个人开车。
遇到什么事情,不要总是一个人扛着。
要事业,更要注意健康。
你知道吗?你就是个孩子,让人心疼的小女孩。

当你带着围裙,给秋水做饭的时候,我呆望着你的背影,突然问道,什么样的人,能让柳青为他下厨?哦,是秋水。自问自答之后,猛然发觉,我潜意识里真正想问的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范冰冰为他下厨?”
才发现,因为你,柳青的生命力已经由银幕里游走到现实中。

终于等到你,终于有机会看到最好的你,不是女神范冰冰,不是明星范冰冰,而是影后范冰冰。

是你让我更加确信,表演的最高境界,不是所谓的“演技”多高,而是感知度多强。一切所谓的“技巧”都因为太实而飘忽。没有一个世界文豪是看《写作的xx种技法》写出伟大著作的。而技巧背后的感受,感悟,体验,带入——这些飘忽的存在才是真正真实的。
感知的提升一半靠天赋,一半靠实践。没有天赋的人,实践再多也会停滞不前,直到开窍的那一天,都无法把自己的魅力加之于人物之上。他无法让人物不断散发光彩,人物也就无法带给他别样的闪耀。
而你,总能在自己和自己饰演的角色之间不断地进行捆绑,解绑。
你赋予了角色以生命,你和你演的每一个角色都在一起变化成长。所以明明是同一部电影,同一个演员,隔两年后再看,感受却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人以为,只是自己变了,这完全忽视了作品本身的生命力。

表演,是一门艺术;演员,是一个职业。
如果表演没能带给演员成就感,归属感,那么这定不是一流的表演。
如果演员没能赋予角色以生命,以成长,那么他定不是顶级的演员。

范冰冰与李玉的几次合作,一次次将她推向表演殿堂的金字塔尖。

她曾是苹果,她一个人站在电梯里哭泣,她一个人咬着苹果,很近也很远,现实而残酷。
她曾是南风,她用头磕碎酒瓶,鲜血流淌,她疯狂亲吻那个女孩,酷得颠覆想象,奔放而自由。
她曾是宋其,深陷在记忆碎片之中,徘徊在幻觉边缘,改变不了过去,穿越不到未来,挣扎而决绝。
每一个角色,都是观众靠近她,了解她的契机。
每一个角色,都满满地浸染了她的哀愁与美丽。

这一回,她是柳青。万众瞩目,倾国倾城,致命诱惑,款款深情。
柳青之于范冰冰,就像苹果,南风,宋其之于她一样,如同量身定制。
但柳青也不一样,笔墨最少,浓度最烈,层次前所未有的丰富,仿佛承载了之前所有角色的全部人生,让你对关于她的一切都无比好奇。

好奇,是一切情感的来源。因为好奇才有兴趣,有兴趣才会想去了解,了解了,才会真正喜欢。
但好奇容易,让人一直保持好奇很难。
柳青来如雨,去如风,她自己的把全部给了秋水,绝尘而去,宁可以泪洗面,独自承受一切,也不想秋水看到她的无助,不舍与悲伤。
这像极了现实里的范冰冰,自己跟自己较劲,她的国度里从没有敌人,她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
从不给自己设限,一直突破自我,不断追求完美,完美之后是更加完美,更加更加完美。
早在你熟悉之前,她就已经朝着新的方向前进,总是给你惊喜,每一次都让你震撼。
还能更好吗?还能再美一些吗?
还真的可以——她就是有把反问句变成设问句的能力。
人们都说,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自带无数话题,但谁又知道她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爱上容易,长情却难。
长情已难,常青更难。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幸运与偶然?

千万次拒绝,抵不过我努力。
千万个借口,抵不过我愿意。
千万种理由,抵不过我挺你。

《万物生长》,是这个春天,第一部让我落泪的电影。
你是这个春天,我唯一想要拥抱的人。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有真假,《万物生长》冯唐笔下的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