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我在想,在为地震默哀

昨天出了电影院,我的大脑第一次没有思考导演的手法,演员的演技,剧本的合理性种种技术性的问题。这仅仅是一部电影吗?不是了。我看到的是历史,是人性,是殇。
国之殇,生命之殇。
汶川地震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在香港,在位于中环区林立的写字楼中的一个办公室里上班。同事们匆忙的在办公室里穿梭,严格而激进的老板让我们每天除了赚钱跑数没有时间再考虑其他。但是我必须停下来。在下午2:28分的时候,偷偷躲到会议室的小黑板后面,为远方的同胞默哀。有人看见我露出来的衣角,问“Jane在干吗呢?”另一个同事停顿了一下,说“在为地震默哀。”还好,有人知道我在干什么。
当看到浑身是血的人绝望的在废墟里寻找自己的亲人,你看到的仅仅是经历的惨痛吗?当听到那一声微弱而坚决的“救弟弟”的时候,你听到的仅仅是命运的残酷吗?当幸存者骑着老式的自行车,在刻满人名的纪念碑前经过,“三C”……"三B"……"三A"……导演想让你知道的仅仅是在地震里死了很多人吗?
残缺的仅仅是肢体吗?过不去的仅仅是愧疚吗?
那是人人都知道的历史,却未必是人人都经历过的。如果你是因为很久没哭过而想在电影院的黑暗中尽情发泄一下的话,我想还有很多催泪的电影可以选择,这一部,不是为了催泪而拍的。明白了经历过什么,才会更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
纪念那些坚韧顽强的生命,生生不息。

唐山大地震纪念日到来的前一天到影院里看了《唐山大地震》,回到家后迟迟不敢写些什么。网上对《大地震》的评价褒贬不一而且有些极端,不喜欢的人觉得它就是一部八点档的家庭肥皂剧之温情电影版,浪费了唐山大地震这样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国难题材,喜欢的人则觉得影片中传达的信息是需要大地震作为时代背景的,情节之催泪作用相当自然毫不矫揉造作。

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自唐山以来我们再没有经历过任何地震,那么,我们今天坐在电影院里,又会是什么感觉?

云顶娱乐官方网站,那么讲讲我的感受好了,我对影片的感觉算是中等偏喜欢的。前段时间坐电梯看到有些像《咒怨》那样的宣传海报时就已经被“23秒,32年”这样的文案字眼吸引,决意要进电影院看imax版本。稍感惋惜的是《大地震》来广州上映的时候压根儿没转成imax版本,然后官方跳出来说其实imax起作用的场景只有仅仅三个,转不转都不影响观影。其实那一刻已经预示了这不是一部着力于描写“地震”场景的电影。毕竟你这题材不是《建国大业》不是《南京!南京!》,地震是一个瞬间或者几个瞬间的突发性事件,你不可能整部戏都在感受那23秒地震时痛不欲生求生无门的痛苦和无助,又不是美国灾难片。

相信很多坐在电影院的人,都经历了08年的地震,是的,我也是其中之一。回想当时从一幢摇晃着的高楼的十几层跑下来,周围的不少人们都在疯狂的哭喊着:“我不想死!” 不知道这些人今天坐在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会不会再回想到他们曾经喊过那样近乎绝望的话。

所以冯小刚导演终于还是说服了投资方唐山政府让他选择从心灵重建的角度来拍摄《唐山大地震》,我觉得这倒比着重描述唐山人如何在地震中自救以及灾后如何在国家政府的帮助下重建物质家园要更具艺术表现价值。对,汶川地震之惨状我们不是目睹得少,你斥资再多去用电影表述天灾的侵害以及物质的重建状态,都不如一则真实新闻具有表现力那么强。既然在理性和真实性上不如客观的新闻,那么为什么不能主观地从人性的情感上入手来描写呢。

这部片子的拍摄手法有很多问题,这里高手很多,我不想再赘述,但是有一点我想说,请别否认影片中描述的那种情感,请别嘲笑演员的哭泣是在为催泪而故意作秀。

于是当我们走进电影院,在冯导的对影片情感的细致拿捏下,在影院还没有配备精油催泪系统的情况下,我们的情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释放——撕开纸巾包装以及擤鼻涕的声音此起彼伏,完场后男女卫生间派起了长长的洗脸队伍。

也许下一秒,一个健全的人就会残疾,一个活着的生命就会消失。这看上去很可怕和没有道理,就如同李元妮破口大骂老天爷一样,但是,这就是现实,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你剩下的,也许只有无力的吼叫。

不可否认我们很大程度受到了媒体议程设置的埋伏,进电影院前大部分人已经从媒体那里获悉男女老少看完这部片子几乎没有不哭的,这导致不少人在看的过程中,情绪稍稍被触动一下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让眼泪涌出来,生怕事后被别人问起有没哭时会被说成是冷血。这也直接促使我很多时候想笑而不敢笑,生怕被电影院里面的人讨伐——姐弟俩吹风扇的时候我无法抑制地想到了《爱的发生练习》里面大S对着风扇吃风的场景。(这个我承认我笑点弱弱有点低。)

你能在电影院里看,说明你还活着;你看着别人的苦难,应该惊醒和感激。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件事:

但议程设置之外,影片确实有值得动容的地方。在生命二选一的情况下,母亲艰难地在龙凤胎儿女中做出了“救弟弟”。“救弟弟”的潜台词就是放弃姐姐,这三个字成为了姐姐生命中最难忘却的一句梦魇。其实在日常的生活里,也有很多二选一的时候,比如只剩下一只西红柿的时候,母亲偏向弟弟,把西红柿留给了弟弟吃。这些也就作罢,但在生命攸关的最后时刻,母亲还是倾向了弟弟,这种舍弃,对姐姐来说绝对是致命性的打击。如果像弟弟说的那样,母亲又给了他一次生命的话,那么姐姐的生命则是在这个瞬间被扼杀了的。“不是不记得,而是忘不了。”也许姐姐更希望自己没有活下来,她变得很麻木,她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再去用很多感情接纳别人,包括她的养父母、男友,她也没有打开自己心去跟他们交流。她不奢望也不敢奢望别人对自己好,于是在怀上男友孩子、而男友似乎不想对这个孩子负责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你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心已经麻木,经历过那次被选择后,她的感情已经没有很大的起伏。她平静地接受一切,她知道靠自己才能活得更好些。

那些曾经为唐山地震中罹难的人们扼腕叹息的汶川人,自己突然间就离去了。
那些曾经为汶川地震中罹难的人们扼腕叹息的玉树人,自己突然间就离去了。

我想,姐姐对弟弟对母亲都是有恨的。是弟弟的生还让自己被遗弃,是母亲的选择让自己几乎不能生存下来。这种恨的衍生是因为爱的破碎,这比纯粹讨厌的程度要深得多。

我们应该为生命的脆弱而惊愕,应该为能坐在电影院里看到这部电影而感恩。

以至于最后,我想,虽然姐姐终于还是原谅了母亲,但也是看到了那一盘西红柿之后。那盘西红柿好像承接了32年前的那一天,母亲答应说明天一定买西红柿回来。于是时光转移,好像这32年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母亲把西红柿给了弟弟,第二天也还是买了更多给姐姐。是啊,母亲选择了弟弟,但至少她心里面从来没有放下姐姐。能在一个人心里面活那么久,这大概是母亲对两个孩子的一种并存的选择吧。

而也只有当我们拥有了这心态,观影过后,才会真正的从内心中感受到不同寻常的震撼!
--------
也许只有一个人自己从死亡身边经过,才会真正明白,看轻他人因死亡而接踵而至的伤痛,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影片的前后都拍得相当不错,只是冯导对姐弟俩经历地震后的成长经历描述得有些仓促,好像迫不及待想要让他们长大一样。作为电影来说,如果想要描述得更具体细致的话,时间肯定不够。但如果不描述的话,又无法支撑起影片细致的开头和结尾,因此,我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所以,也许这样的拍摄剪辑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植入广告太多,我也完全接纳了。一部影片有植入广告是商家对电影的信任,比起《财神到》那类对着logo停留十来秒的电影,《大地震》已经算是把广告隐藏得好的了。剑南春等品牌的出现并没有并没有对剧情有什么破坏性的影响。反而媒体一味在强调有多少多少植入性广告,分门别类罗列出来,岂不是更是在帮广告商宣传么?既然那么憎恨植入广告,却还要拿出来大说特说,这完全是正中商家下怀。

好吧,写到后面我发觉我其实还挺喜欢这部戏的。嗯,这种亲情电影比起大场面没人情的电影好得多了。这绝对是个人倾向使然。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我在想,在为地震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