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重是负担

一开始,似乎都是RYAN在给娜塔莉指路,告诉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扔掉,告诉她生活残酷,要轻松面对。可渐渐地,似乎娜塔莉,也在影响着RYAN。她冲着他吼:我是需要长大,可我看你简直是一个12岁的孩子。

我想还有必要谈谈特丽莎,托马斯的记忆里――坐在草篮里从水里漂来的孩子。她拥有一个那样不尽如人意的母亲,年少时令她厌恶羞愧,因此,她才会在遇到托马斯的那一刻灵光闪现,热烈期盼着能够陪在他身边逃离那无法摆脱的一切。

托马斯在布拉格遭受了失去手术刀、干起擦玻璃工作的打击,就因为看到的现实让他想起了俄狄浦斯的故事,并写了一篇感想的文章发表了。这篇被删砍的文章成了他流浪的开始,离别失落的布拉格是必然的选择,托马斯与特丽莎,还有那只叫卡列宁的狗(和安娜"卡列尼娜的丈夫同名),一起来到了乡村生活,他成为一个农场的有些老态的司机。

一千万英里的独自飞行,却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而托马斯,这个书中的主人公,他就一如既往的承受着“重”,爱上特丽莎之后他开始对这个女孩愈加怜惜,因为他一面爱着她不想她受到伤害而另一面却又舍弃不了他的“性友谊”,两种力量不断交替在他的潜意识里天人交战,却又势均力敌。

————米兰·昆德拉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亚伯拉罕·马斯洛提出著名的需求层次理论说人有五大需求: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但是如何定义我们的各种需要呢?我们在生命的旅途艰难地跋涉,全力满足我们的需要,这究竟有多少是听从于本能的盲目举动呢?如果你曾看到过这本书,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或许我们能逐渐领受,生命中轻和重。

RYAN的工作是帮拉不下脸的老板解雇员工。在看似关怀与温情的口吻下,是职业化的麻木不仁。一个连至亲至爱都不会装进背包的人,又怎会让别人的痛苦干扰自己?

作者对性与爱的分析更为深刻,他试图研究性与爱的分离,不管是对托马斯,特丽莎,或是萨宾娜,弗兰茨,他们都是作者笔下活的灵魂,对人性内在的不同诠释,或许读这本书需要有一定的阅历积淀,所以读了一遍的我仍还像是在云里雾里,一本好书总能经得起岁月的反复推敲和人们对它不同的解读,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便是这样的书。

媚俗

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重是负担。可此刻,在云端的他再无那份潇洒惬意,眼中,流露出落寞。

“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可是在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人生离不开“轻”,“轻”是人留恋的终极原因,比如:爱情,友谊,音乐,欣赏大自然,艺术创作等这些对生命本身的享受。如同书本中的托马斯,他喜欢自由,追求爱情,厌恶媚俗的世界。他懂得享受生命本身的人。托马斯拥有众多情人,他无论何时都可以从她们身边全身而退,不用担负任何责任。他喜欢萨宾娜,这个女人容纳他的身体,她们一起站在镜子前欣赏奇怪的帽子。她们彼此都不用承担什么,生活在自己的轨迹里亦各取所需。   人生离不开“重”,重是负担,给人能带来充实。在“重”的圈子里,人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能从其中感到心灵充实的幸福,人会在人的本质力量化过程中发现自己,肯定自己,为自己自豪。特丽莎就是生命中的重。她背井离乡来到布拉格,在见到心爱的男人只后生了一场大病,细心爱护自己的爱人,并且默默忍受着被爱背叛的痛苦。所以“重”在我们人生中是不可缺少的。

空身独行,你是否可以承受这份生命之轻?

雅宾娜就是寻求“轻”的最佳代言人,这“轻”让她踏实,让她义无反顾的飞离地面,一个人成长的环境必将或多或少的影响她心理的定型,当雅宾娜戴着园顶礼帽裸着身子对着镜子打量自己的时候,她渴求着看出那藏在躯体中的灵魂,她企图看着那灵魂不断飞升,飞升,升到离地面更高的地方去……

虽然托马斯一直坚守他的结论:“同女人做爱和同人睡觉是两种互不相关的感情。爱情不会使人产生性交的欲望(对无数女人的欲望),却会引起同眠共寝的欲求(对一个女人的欲求)。”这就不难理解托马斯最后的诉说:“走完了所有的路程,只是为了让特丽莎相信他爱她吗?”这种相信与不信的自欺,是托马斯永远在回避的原则,因为行动与想法在一起车祸中共同埋葬了他与特丽莎的身躯,也完成了从媚俗到轻与重的永恒回归,实现了“要在人间建起上帝的天国”的真实,那就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所以RYAN把他们都扔掉,他背着他的空行囊,轻舞飞扬,还到处鼓吹他的这套理论。讲台下的那些人,脸上带着生活所迫的疲累,听完他的理论,露出轻松的微笑。

我必须承认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这本书的名字吸引我读了它,当然,还有开篇的那段话:

沉重的轻

涉世未深的新人娜塔莉,渴望安定幸福的小生活,会在机场与男友拥别,出门的时候带着大大的行李箱,恨不得把能带的都带上。裁人的时候,会不安,会心寒。被男友甩,在公共场合就大哭起来。

整本小说里都时不时的流露出这样一种深刻层面上的哲学思考,更为整个故事添加了一种无形的神秘色彩,无意识的牵引着读者慢慢慢慢走进去开始认真检索自己的人生。

人生除了“轻”与“重”外,还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或许就是那“沉重的轻”。所谓“沉重的轻”,是指人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感到无聊、空虚、寂寞、孤独等难以承受的感绪和纠缠在精神之中解不开的死结而引起的否定性的痛苦的感受。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那本书中,英俊男医生托马斯,拥有众多情人。他爱上了特丽莎。对托马斯来说特丽莎象个孩子,被人放在树脂涂覆的草筐里顺水漂来,而他在床榻之岸顺手捞起了她。这突然的爱情,让托马斯感到巨大的喜悦。马斯在开始感觉到他对妻子特丽莎的责任的几天里,他却开始犹豫。他确实获得了动荡灵魂的栖息地,在特丽莎睡梦中紧握的力量中,他感受到了被依赖的沉重负面——失去自由,这也使得他陷入了困境:在情人们眼中,他对特丽莎的爱使他蒙受恶名,而在特丽莎眼中,他与那些情人们的风流韵事,使他蒙受耻辱。和特丽莎分手,托马斯原本以为又回归到了单身汉的生活,整天可以呼吸令人心醉的自由气息。但是不久,失去责任的“轻”就让托马斯难以承受,他发现自己原来更需要承担家庭责任的这份“重”。

二十多年前,米兰昆德拉让他笔下的托马斯最终放弃了轻。他带着那个让他放弃云端日子的女子特丽莎来到乡下,养了条狗,过起平凡简单的生活。他没有孤独终老,他和特丽莎一起,双双死于车祸。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个前景是可怕的。在那永劫回归的世界里,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这就是尼采说永劫回归观是最沉重的负担的原因吧。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惨,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

医生托马斯在离婚后以对婚姻的恐惧心里,以“性友谊”的合同与许多女人保持情人关系,以萨宾娜理解他作为“毫不媚俗的、媚俗王国里的魔鬼”的身份,不可思议的接受了“一个被放在树脂涂覆的草筐里的孩子”——特丽莎,一个乡间小镇上偶遇的女招待,并和她同居在一起。这显然违背了他不能与女人朝夕相处的“天生”原则,并因此在真实与谎言的自欺里,一方面继续他的与多个女人维持性关系的追求,另一方面又无法割舍对特丽莎的同情。 这种心里矛盾的自相缠绕,甚至在布拉格被占领,他们俩移居到瑞士生活,因特丽莎不想成为他的负担而独自回国后。托马斯在感受到甜美的生命之轻时,却无法忍受“同情”的沉重负担,所以为了摆脱比“痛苦的同情更为沉重的同情”,他又回到了在布拉格的、与特丽莎的家。 因为这样的回归似乎“非如此不可!” 托马斯感到了“只有必然,才能沉重;所以沉重,便有价值”。而生活中的爱情只是一种轻飘失重的东西,也就不会感到沉重,更没有什么价值了。面对这样的混乱,托马斯心中的同情与爱情似乎就是等号,只是不想承认的表现,也是一种媚俗的存在。

不是不想去爱,只是害怕伤害。

这本书里所描绘的人性的细腻笔触引人深思,轻与重的对比,灵与肉的分离……

“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可是在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风把RYAN妹妹妹夫的照片板吹落河里,RYAN狼狈的去捞,哗啦一下掉下水去。

那么我们将选择什么呢?沉重还是轻松?”

人生离不开“轻”云顶娱乐官方网站,

真的不在乎么?

相反,完全没有负担,人变得比大气还轻,会高高地飞起,离别大地亦即离别真实的生活。他将变得似真非真,运动自由而毫无意义。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倒地上。   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如果轻是积极,重是消极,那么我们的选择是沉重还是轻松呢?

我们如同刺猬,靠得太近会互相刺伤。可若彼此分离,又会觉得寒冷。

原本他以为自己不在乎,可他终究还是把那硕大的照片板塞进行李箱,带着它到处飞行,拍那些愚蠢的照片。

片中的RYAN就如同当年米兰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过着“在云端”的幸福生活。没有东西可以束缚他。房子,车子,家具,亲人,爱人,朋友……如果你把他们都放进背包,你会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肩带深深勒进你的肉里,你寸步难行。

Walter Kirn远没昆德拉那么仁慈,当RYAN再一次在外宣传他那清空背包的理论时,他突然连自己都无法说服了。于是他欢欣鼓舞的放弃“轻”,想要回归大地,可终究,残酷的现实把他扔回了云端。

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重是负担